第一次聽見薄荷葉,是2001年的海洋音樂祭,在這之前我已經聽過不少關於薄荷葉的美言:很涼的樂團、很好聽,那年他們剛出新專輯「涼」,我剛考大學,假禁足的日子很悶,海洋音樂祭充滿了回憶,我認識了一些人,很快樂的去,但是現在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那年夏天發生了很多事情,海洋音樂祭的隔兩天我去了韓國一趟,再回來的時候,事情都已經不一樣了。誰和誰在一起、誰和誰又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是短短一個星期,所有濃縮的情緒都在之中一次全部被倒光光,一點都不想被剩下。 (我覺得我是被剩下的那唯一一個)        


       我還是一個人,看著所有人的來來去去。 


火車上擁擠的人群,吹著被污染的海風,夜裡睡在鋪厚紙版的沙灘上,半夜艾瑪的親切來電問候,我在那年夏天一下子認識了靈芝、還有饅頭、小茶,還有開始真正認識的小凱、櫻桃和愛迪生,所有的情緒陽光或許都遺留在那個夏天了,使得現在的我們是如此充滿痛苦的回憶著那段遙遠不遠的福隆海岸,我想以後的海洋音樂祭,是沒有辦法再回到那個時候了,就像減退的沙灘一樣,失去了就別想再回來。


薄荷葉是在最後一天的中午接近下午的時候,在小舞台表演,我還記得一開始是賽璐璐,然後薄荷葉。          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完全完全的不一樣,我以為應該是很花草很「涼」的薄荷葉,竟然是這樣一個充滿爆破力的聲音,於是我馬上去買了他們的西低「涼」。


上了大學,野台一結束回住的地方馬上重感冒大吐特吐,無助的直流眼淚,在景美報到的第一個地方是景美醫院。後來開始慢慢適應,常常和贏欠互相去玩,有一次和贏欠、朵兒、杰仔和文華高中前熱音社社長?、中尾、品冠等現在廣電電影二甲的人一起在女巫店聽不插電的薄荷葉。其實我對那時候薄荷葉唱什麼真的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從台中剛上台北的小毛頭,之前聽的絕大多數是punk,連不插電是怎樣都不太瞭解。手鼓、小倩和鐘雨桐的吉他,印象最深的反而是他們一把吉他四手連彈,好好玩。


但是對薄荷葉開始印象很深是什麼時候我也忘記了,是慢慢的變成這樣,還是哪一次的表演真的忘記了,只是想到薄荷葉就覺得.....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好喜歡狗臉的歲月,常在已經掛掉的台文或是現在的PTT又或是也已經掛掉的小白兔森林小學看到小倩的情緒攻擊性言辭 (絕大多數都在攻擊自己),對這個女生非常有來自個人的好感,佩服她的才華以及思考,卻又充滿悲傷帶滿力量的魄力,瘦小的身軀努力承受著所謂男子漢的堅強,很另人不忍心。小倩是整個薄荷葉最有力的角色,是她的悲傷造就了潛在的悲傷,至少我是這麼覺得,即使我喜歡的是整個薄荷葉,有小倩有鐘雨桐有凱同有晴寶,都好好聽。


晴寶的合音真的是太讚了,減緩了那一點悲憤變得比較柔和了,是因為負負得正嗎?(正正得負?也就是憂鬱症加憂鬱症.....)前幾個禮拜小花勇代鐘雨桐彈得吉他也很有力好好聽,是不一樣的感覺。


我好期待他們的第二張專輯。          第一張專輯  還有  官方網站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