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的舅舅說:「自從有了電影(影像)後,人的生命就像是多了一半,一些本來沒有的部分。例如你看電影殺人,你本來不會去殺人,但是看了電影,你就有了殺人的經驗(感受)。」          (FROM 楊德昌一一)


所以現在我們之中許多人,在看過電影(影像後),開始把那之中的經驗變成體驗,所以說媒體呈現出的暴力是真的囉?之前我單純只覺得某些媒體只是想透過影像把他們的理念轉化成另外一種形式來表現,而一些人接受錯誤,只去解讀一些很表面的內容就想要去行動,卻沒真正深入思考所謂的影像就真的只包含我們所目擊到的一切嗎?          那麼不只是解讀的問題,也是媒體呈現的方式太過爆裂?至少目前大多數的媒體都是如此,然後某些人自以為感受到了學習到了然後效法,那麼是媒體的錯嗎?電影的錯嗎?影像(Film)的錯嗎?因為他們告訴我們一些我們原本不會知道的事情或是感覺,於是就可能多了更多種殺人的方法、更多種不法的手段。那麼是媒體的錯嗎?(但是我所指的不是那些帶有偏見還有不實的新聞報導等等) 是媒體的錯還是受眾的錯?我們把經驗到的那些都當成是自己的,很多事情就跟著發生了,但是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擁有過什麼,那些經驗得來的都不是真實的,有了那麼多虛假,那些跟隨而來的暴力還有所謂都市人的失落,就不只是單純的表面人與人之間了,全世界就不再單純了。


在看Clock Orange時有被強暴的痛苦,但是我並不是真的被強暴了,我也知道史丹佛庫伯利克也不是想表現她被強暴了這樣而已,但是我也確實是感受到那種痛苦了。


幹!怎麼那麼矛盾,每次想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個人覺得人在睡著前一個人躺在床上的那十分鐘是最真實的,只有那個時候想到的自己最可以相信,不過是對我自己來說。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