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去師大準備出差的事,結束後在泰順街遊走想找一間靠近台大的咖啡館看書等待六點之約,迷走超久鬼打牆不斷繞圈圈最後選擇了一間看起來靠窗比較明亮的咖啡館。

 

好漂亮的樹,名字叫加羅林魚

 

在專賣咖啡豆的地方點了奶茶和薯條,我開始看起這本約翰厄普戴克(John Updike)剛重新繁體中文再版的小說《兔子快跑Rabbit Run》,看完以後我很想把書名改成兔子快逃,只是逃到哪都是死胡同。

店裡面放的是黑膠唱片/爵士樂

 

 

還有要送給曉伶的生日卡片

 

第一次知道約翰厄普戴克是一天當時還在某雜誌當主編的博班學長寫信來問我兔子很有錢這個樂團的名稱是不是出自約翰厄普戴克的兔子四部曲,老實說當時我根本不知道約翰厄普戴克是誰,基於面子問了google大神確定答案之後(還順便google到八卦-__-“)回了信,後來又在該學長的blog看到介紹約翰厄普戴克的文章(但現在已神奇消失)。

 

其實更早以前身為村上春樹迷的我應該有在他的散文中見過此人的名字,但就像不熟悉的爵士樂一樣一閃而過,晨星新出的版本書腰上火熱熱寫著「村上春樹最推崇的小說家」,就像近年來費滋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和楚門卡波堤(Truman Capote)的書上也會被標記村上的名字

 

拉哩拉雜扯這麼多關係,前幾天本來只是想去租書店租伊藤潤二的貓日記,意外瞄到這本書的瞬間就淪陷了,我沒辦法抗拒這種在一個人的生命中體現時代的社會諷刺劇。

 

《兔子快跑》是兔子四部曲的第一部,寫的是綽號叫兔子的主角哈利不而立之年週遭發生的事,每隔十年約翰厄普戴克再寫下照時間洪流緊依著美國50,60,70,80,90年代發生的故事,《兔子歸來》寫的是兔子在不惑之年面對道德的現實,《兔子富了》寫因繼承岳父遺產而富有的兔子面對安逸生活的倦怠,《兔子安息》寫兔子面對機車兒子的挫敗,還有Bonus《兔子回憶錄愛的插曲》,看完這個介紹我簡直要翻開Erik Erikson的人格發展理論開始分析了。這兔子4+1部曲裡有約翰厄普戴克自己的影子,但更寫出「美國人五十年來成長過程中的種種感受,面對急遽變化與暴發富裕,還來不及調適或難以消化的迷惘、幻滅、疏離、焦躁等等…..寫的是天下所有年輕男人的危機意識和焦慮挫折,還沒準備好肩負家庭責任,當然想逃避,但逃不出命運的手掌心,只好回歸現實聽天由命。」(此段引用自王安琪的導讀),描寫的是中產階級所面臨的問題(對,我超愛這種諷刺中產階級的小說),在一個人和其牽涉的生活中面對一個世代的縮影。

 

《兔子快跑》共分成三章,我是用非常快非常快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翻完這本443頁的厚書(有論文壓力的人不能給自己太多時間看課外書),前兩章對我來說有點冗長,關於兔子面對家庭的無力以及對自身生活的厭倦,裡面有幾句話我覺得很經典。

 

「我告訴妳,」哈利的嗓音響起:「我從珍妮絲那兒逃開時,發現了件有趣的事情。」她的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鹹鹹的池水被封印在自己的嘴裡。「如果妳有膽量做自己的話,」他得意的說道:「別人會為你付出代價的」

 

這邊是第一章快結束時兔子剛從妻子身邊跑/逃走到另一個女人身邊所說的話,這時候還覺得他雖然有一點過份,但是又有一點點令人同情。

 

接著他和牧師的一段話更是諷刺了異化的勞動社會,也真切又悲哀的寫到所有勞動者的心坎裡。

 

「我很好,喜歡你的新工作嗎?」

「不怎麼喜歡」

「噢,那可不是個好兆頭,不是嗎?」

「我也不知道。我想人不ㄧ定要喜歡自己的工作,如果真的喜歡,那就不叫工作了」

 

但是到第三章,兔子不顧妻子剛生產完的傷堅持要和她做愛被拒絕後拋下她出門引發一連串的暴走事件後,我整個人也暴走了,若不是身處在與外界頻繁接觸的咖啡店我ㄧ定會被氣哭。

 

(圖片註解打太快錯字一堆,是John Updike"Rabbit Run")

 

但是那種自私自利又不負責任的情結又那麼真實,我的憤怒轉為淡淡的悲哀,很難過很難過的感覺,不知道投射什麼東西到兔子妻子珍妮絲還有他的女朋友露絲身上。

 

我想我應該會沒辦法抗拒接下來的3+1部曲,儘管我現在對兔子這個角色是討厭到了極點,或許對男性來說,寫的是不願面對卻又存在於自己體內的深刻經驗,約翰厄普戴克才能同時走紅在不同階級時代的讀者間並在此碰撞出些什麼吧。

 

Plus

原來John Updike也在用空椅法寫小說,兔子/哈利是他人生的縮影,兔子之後的貝克也是另一個自己,他甚至在小說中讓貝克和真實的John Updike討論創作,John Updike被貝克質問角色的問題。

除了兔子,厄普代克還化身成貝克 :::

 

John Updike在去年初過逝,2010年的今天適逢兔子系列出版滿50週年,美國替這個和福克納、海明威齊名的作家辦了一連串的活動,時代雜誌也有相關的報導

 

晚上和研究所同學們去位於台大附近的大紅吃晚餐,大紅是人間雜誌攝影鐘先生出資的一間融合四川和韓式(?)料理的餐廳,它的紅是社會主義/左翼的紅,店內有大量具歷史故事意義的照片,食物和照片都非常吸引人。

 

左邊那張是代表作楊奎,右邊小冬解說是幾十年前來台北工作的阿美族女人〈至於聊天話題中關於阿美族語言的誤用就不再此多說了〉

 

 

請教小冬相機使用法快門調過頭拍出的迷幻照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饅
  • 唉喀喀壓
    你如果在加羅林魚木再往辛亥路的方向走的話就到我家了咧!
    下次來找我玩嘛找我玩嘛~~~
    雖然應該要等到暑假了˙˙˙˙˙唉
  • 蛤 好近喔
    蛤 好久喔
    我要喝喜酒啦(淚)
    我要見我的心靈導師啦(哭)
    叫巨嬰把我的阿饅還回來

    愛咖咖 於 2010/04/28 22:03 回覆

  • toxicyou
  • 好想有機會也來請教你們相機的大小事。
  • 現在才看到這個留言,有機會再一起出來玩耍呀!!!

    愛咖咖 於 2010/07/12 14: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