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小菊和尹貞聊天,提到當心理諮商理論課程助教改大學部學生的考卷,考題是:請舉例同理心的用法,有學生答:「嗯哼」,真是太經典。

 

兩個月前:

我妹剛剛和我講一件事太有趣了我一定要先幫她記下來,她昨天期中考肚子痛受不了寫到最後一個文法題問 ta ma ma是什麼意思,直接豁出去了,寫:tamama是keroro中一個喜歡keroror的gay蛙(正確解答剛剛揭曉:ma ma是前一個動作狀態保持不變接著進行下一個動作,ta 是過去式,喔我妹唸日文系),她說她有預感這科不是滿分就是被死當




記得我妹高中也做過類似的事,把歷史的填空當腦筋急轉彎來回答,嚴格來說也沒答錯,這件事讓她的歷史老師印象深 刻,有一次全年級模擬考選擇題猜到了第七名,老師本來想褒獎她,但是填空題卻是老師見過寫最好笑的答案,大概多少能從枯燥的生活中找些樂趣,我妹還曾試著把答案卡上的選項畫 成像賤兔和蠟筆小新一樣的輪廓,那時候滿流行的。

 

對於一個大學聯考英文選擇題可以全部猜C的人來說,她應該沒那麼在意結果,我爸媽可能比較在意。(不過當然也是發生過全選C 結果題目設定是1.2.3這種事)

 

一個月前:

Keroro事件的下集:我妹說前幾天老師一臉感動的說:雖然你們對考試沒有緊張感但你們有天真浪漫的心思,寧願寫出那麼離譜的答案也沒有做弊 -->1.老師的標準被迫降好低2.我妹覺得老師在暗示她不會被當

 

前天

Keroro事件最終回:期中考只有1x分的日文讀本PASS 

 

 

PS 我妹強調這科她期末考有好好唸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