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張圖背後都是一個故事。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

沙霍假說討論先有語言還是先有思想,像雞生蛋一樣的問題

李維史陀說因為語言控制了思想,語言是當權者用來掌控人民思想的工具

徳希達說不只是語言,早在語言之前的圖騰也是一種權力的展現方式

卡西勒說語言不只有掌控思想的理論語言,還有一種表達情感的神話語言

有詩人說過:In each of us there was a poet that died young

 

她因為沒辦法適應這個社會給的語言規範而生活被指控生了一種病

因為這個世界的語言包含太多象徵意義

物品和指涉物之間的巨大鴻溝像跳恰恰一樣

若即若離卻無法融合

那些善於使用文字表達的人

可以很清楚的把事情根據邏輯安排說清楚

於是為了方便將語言完整的傳達給不同的個體明白

發展出一套文法系統來規範字詞的使用方式

讓不同的個體可以透過語言進行思考的交涉

這是自巴比倫塔決裂後人類致力耕耘的工作

如何突破語言的隔閡讓溝通更暢行無阻

於是語言的便利性被擺放在越來越高的位置

 

在這個位置底下

神話語言因其語意的不確定性而地位低落

是在電影《楢山節考》中被丟棄的有智慧的母親

 

語言的概念起源於命名

名稱構成了此人的獨特性

使人成為單獨的個體

於是名稱產生了支配的力量

「名字是人類賴以辨識人我的語言符號」

名稱不只是名稱

名稱不只顯現人的輪廓

還包括人格、家族、部落的歷史、個人權力

 

但神話語言不具有這種邏輯

心智所關注的每一項意識內容都是直接在場

理論語言和神話語言的這二種思維其實並不互相衝突

而是當語言進化成一種被過度簡約的概念和符號時

便棄絕了經驗的豐富和充分性

變成了理性中心主義獨霸的時代

 

當我們沿著純粹符號、象徵性的語言前進

也就離最原始直觀的感知越遠

但人類的知識無法離開符號

正如同我展現塗鴉的同時

迫切需要借助理論語言和文字進行前面這段落落長抽象概念的說明

就是不斷在這樣的辯證過程中來來去去

不是倒退

而是在理解和闡釋的同時不讓自然從我身邊被奪走

在山林的溪水裡

在海邊曬黑

在部落喝酒聊天

在山頂迎著風

在十幾公斤背包的懊悔與成就中

在為某件不公義事件的遊行場合感到憤怒

在觀看和被觀看的懷疑自省共鳴

被音樂感動到流眼淚的同時

 

實踐。

 

這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




photo from 秋, postproduction by erica
朱馮敏R.I.P.





布爾喬亞式的浪漫


Chora


argue


play with me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