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躺在床上聽音樂,突然想要進行一個計劃。

之前曾在blog貼我的塗鴉,希望能夠有人看到什麼給我回應,結果只得到看了有感覺但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等想到之後再說之類的回饋。

也是,這樣單向度又說不清楚要人家幹麻的確很不負責任,所以重來!

我透過論文進行小小實驗的基本訴求是:透過邏輯理性語言以外的媒介進行表達與溝通,可以是一首詩、一段俳句、一張圖、一個旋律,目的是向這個陽性中心主義什麼事都要說得清清楚楚沒有模糊地帶的規則世界進行一種小不拉機的抗議。

這樣的構想出自不擅長口語表達,對文字又不信任的我(好笑的是這樣的人又希望以後能靠文字工作討生活),從小就喜歡在課堂上亂畫,越是抽象難懂的課畫的越起勁,漸漸發現自己會透過這樣的過程來進行理解與感應,將那些就算翻譯成白話文、外語翻中仍看起來像火星文的繁體中文轉化為自己能夠理解的另一套系統。(當然,有技巧的畫不是我的重點)



傅柯/自然的監視

反正雖然裡面疑點重重,我寫到現在也騎虎難下了,人本來就是矛盾的,我也在這樣的過程中認識自己。

舉個例,老宋曾經在藝術心理學的課堂上給我們看他以前在清大有位學生的畫,看完以後我非常有共鳴,當場畫了另一張畫Solitary


還有,我與米開朗機羅的對話 in the name of father


re:Milner"On Not Being Able to Paint"封面的圖

蘇珊朗格曾經說過:「語言絕非人類唯一的表達工具,既然語言不能完成情感的表達,人類的符號能力,就必須創造出服務於情感表現的另一種符號,藝術應運而生。…..語言能使我們認識到周圍事物之間的關係以及周圍事物同我們自身的關係,而藝術則使我們認識到主觀現實,情感和情緒…..使我們能真實地把握到生命運動和情感的產生,起伏和消失的全過程」


蘇珊朗格認為語言只能粗糙的描繪想像的狀態,對於感受的各種描繪都太過貧乏,但在人類需要表達的範圍內卻又有太多非語言所能表達但又非表達不可的狀態。並且她認為這些藝術形式具有某種共同的記號,嗯,還沒看完,等我看完再補充,但用我不專業的說法就是,一種屬於情感上的連結,像是塔羅牌或算命時轉化為自己的東西,是溝通更是投射。

所以有沒有人看了我的塗鴉投射了些什麼、願意和我對話/畫(這個話不限任何形式,想用哪種現成的作品連結也可以,但請說明原因),願意的請寄到我的信箱:scarecrowca@gmail.com

你和我的哪張圖對畫,我就將那張圖弄得很精美一副值得收藏的樣子(?)送給你!!!!!!!!!如果能發展成沒完沒了的對話我更嗨。

如果這樣還是沒有人要和我玩這場遊戲,那我就…我就…我就(…..)


 

謝謝!


延伸

monologic

I do my little job. And live my little life.


 累積的塗鴉們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