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是:青蛙王子?與長髮公主?)




「你是說我們老了以後會變成流浪漢?」「有何不可,老兄?如果我們願意,怎麼不行?下場如此也沒什麼不好。終其一生,你都可以不照他人的期許過活,政治人物與有錢人都無法干涉你,沒人管你,你順著人生過活,讓它成為自己的道路。」我同意。他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下了道哲學家的決心。「你的道路在哪裡,老兄?──聖童之路,瘋子之路,彩虹之路,孔雀魚之路,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都能踏上任何路。任何路,任何人,任何方式」

on the road,p305

在路上又簡單又是何其困難
何穎怡實在是我看過最認真的譯者。


血汗工廠消費的無可避免


不管是阿拉、女巫店、地社、聖界甚至是the wall,都在我青春的記憶中留有特殊的位置。

但我最近終於想通了,you are not my friend anymore,今後都是如此,如此一來,就能和所有情緒徹底隔離。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