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裡的小花。

 

小時候每次回新竹爺爺奶奶家,得經過重重波折。客運搭到街上,穿越工廠,沿著灰撲撲水泥磚牆來到盡頭,走下陡直的泥土路,像進入異世界前需通過的一項考驗,是段極為艱難的探險。泥土路約一公尺寬,對當時的我來說既窄又陡,我總是羨慕能給爸爸背著的妹妹,惶恐的在每一個前進的步伐中哀求大人的懷抱,擔心自己隨時一個不小心,便滾落竹林,一路跌進底下的水泥稻田中。  

 

現在,泥土路灰灰水泥上方鋪上竹葉,工廠整個剷平遷往中國大陸,彷彿將整片水泥磚牆作了水平式的移轉,而那些灰色的回憶成為一片雜草叢生的荒野。小時候令我害怕的那條小山路,也只是讓人多喘幾口氣的坡道罷了。


結實纍纍的稻子上方,麻雀虎視眈眈


真人趕麻雀

 



旁邊是一片竹林。小堂妹出生時,另一條道路已經開闢完成,沒有這段提心吊膽的童年回憶,約她體驗一下




已成荒野

 



以前兩旁都是工廠

 



在上面遇到阿共,阿共以前種田之餘還在這間工廠上班






父與子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