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難得回輔大見老師,回到這個又遙遠又貼近的空間是備感溫心,像是離家好久的孩子,回來提取些什麼。傍晚和小冬迷路到北風藝廊,來看鐘爸爸的展

去年夏天,有幸打著採訪的名義前往黃慧鶯Elsa和鍾奕華位於高雄的家作客,那次短短的拜訪讓我受益良多,許多感觸在心頭迴盪,卻又在當下不知該如何表達,化為文字,成為我論文中極為有力的一部分。



鍾爸爸那時候一直在畫畫(覺得稱呼鍾爸爸比較親切),Elsa的植物還有人物畫像很有生命力的在空間裡沉穩又靜靜地綻放。後來在北風看鍾爸爸2010年寄來的作品,大多是層層疊疊包覆許多色彩的裸女畫,我們還玩弄(調戲?)了這些畫作。



你畫中有我們/模特兒:王小冬,攝於2010



鍾奕華之前的作品,攝於2010

 
鍾語桐說爸爸帶著過去的包袱,經常覺得自己的畫不完美,一直重複要畫出心目中完美的夢幻作品,卻反而停滯無法前進。於是語桐要爸爸畫一完成不要修改,直接寄上來,就這樣一年完成三百多張畫作。

這個故事讓我想到我的論文口試時,帽子楊曾提起桑塔亞那(G. Santayana)的母親是畫家,但她永遠認為自己的作品尚未完成,於是桑塔亞那得趁母親不注意偷偷把畫拿走,才不會失去許多美好的作品。(這段話順便寫給陶同學)

 

也一直沒有好好轉達,論文預備口試時帽子楊看到我寫到:Elsa提起鍾奕華努力想忘記過去習得的繪畫技巧,卻又害怕忘記怎麼完成一幅畫的恐懼,以及Elsa認為傳統素描技藝學習的死板訓練,帽子楊說他看了非常感動,與我們的心情相貼近。



包括語桐提到爸爸科班出身的壓力,藝術家和裱框師之間對於經營自己以及經營生活中,那些對於藝術想像的堅持與衝突,讓內斂的爸爸內心不斷翻攪。翻閱畫冊中過去那一幅幅顏色厚重、大量使用色彩鮮豔的紅色,卻是暗沉的紅,再對比展場這些繪於2011,以植物、空間、建築為主,線條細緻、顏色活潑、光影對比清晰的畫作,有種鍾爸爸變年輕,帶點俏皮可愛的趣味,像是淋在海綿蛋糕上的巧克力糖霜,這之間明顯的差異,讓觀者我看了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想知道那些細細短短的線條是如何勾勒而成?不同的素材不同的活力展現,見到陽台上的那些花草植物也被一起畫出來帶著心有靈犀的妄想,也不是客觀現實,而是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太一樣了?!:D

 

展覽到12/18喔~(詳細資訊)

 

鍾奕華--蛻變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棒的觀展回應,你講的那些事勾起妳來訪的種種記憶,看到昔日的陽台,竟有一種驚喜,我們的陽台四時多變,植物來來去去,一點也不令人感傷,這是我在高雄生活的最大體悟。
    謝謝你又呈現當時的部分情景,雖然我已經不太記得當時交談的細節,但你又在論文中多所引用,使我感到欣慰,覺得話說出去不至於隨風而逝--即使不是甚麼驚世駭俗的言論。
  • :D

    謝謝你覺得這樣的紀錄是好的,不然我一直有點擔心
    只有從妳們那兒得到收穫,而沒能給予相對的回饋哩

    愛咖咖 於 2011/11/29 21: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