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在線上直播看到怪手舉著單臂晃呀晃,激動不已,遊說小冬和陶子一同前往。

已經搭過不知道幾次的616,連接我新莊和妹妹位於士林的家,今天這條路顯得特別漫長,那條妹妹住了兩年的文林路,有不少獨棟建築,看起來簡單樸素,像是在原本擁有的土地上自己搭建而成,包括妹妹曾經住的那間有著紅色大門的樓房,就在士林王家的旁邊,隔著據說很靈驗的有應公媽廟。

沿著捷運的軌道前行,王家教授室內設計的阿姊說這裡以前是鐵道,她爸爸童年遊戲的地方,我看到因為溫暖太陽曬著被子的居民、遛狗的人、準備營業的商店,還有三三兩兩交頭接耳討論昨晚怪手進駐的大嬸們,彷彿只是循常早晨般閒話家常。早上九點多,晚很多到的我只看得見一層又一層的封鎖線,警察鼻子紅紅臉紅紅,看來已有年紀被操得很累的樣子。前一晚就來現場的小逗說,裡面有看起來像是剛畢業的年輕警察,大概是都動員了。

在外面等,人群喊著口號,騎腳踏車的阿姨怒氣沖沖的說她特地請假過來,無法容忍政府的無法無天:合法的產權,也沒有簽署同意書,為什麼可以拆?聚集的人群的討論,喊新口號,突然聽到機械聲,走到另一面看到怪手再度動了起來,有人說裡面已經被挖一個洞,家具通通被搬出,神主牌位也已經請出。









早就準備在旁的水車,打算強制驅離時使用?


王家開始被強制趕出自己的房子


這位阿伯說他家也被都更。其實都更未必是壞事,為什麼不能坐下來好好談?為什麼強勢一方不滿意就可以用搶的?


開始動起的怪手被層層嚴密的保護,到後來停車場鐵門前更坐了好幾位警察


就是這幾間建商,放出王家人愛錢的謠言惡意中傷


不小心拍到戴導....






陸陸續續有更多人出現,維剛抱住撿到的姐姐說她剛剛被載去中正紀念堂繞了一圈,前一晚就來的她說昨天滿屋子都是人,但今天一個一個被強行帶走,被帶去木柵、中正紀念堂,或者就近在文林路附近橋下野放,趁著把人群帶走,不斷放假消息在閃耀的陽光下從後院開始拆除。


維尼見到我們說:現在才來,來看拆房子啊?強制驅離時被警察暴力相待的他走路一跛一跛,我看到好多焦急失落的眼神,也怨嘆自己為什麼不能多想想看能做什麼,但到底能做些什麼?



現在我的腦中一直浮現王家大哥說:前幾天睡醒,發現自己躺在溫暖的床上醒來,好幸福,但今天家真的沒了。除了偷偷哭,想到自己每天都能在溫暖的床上醒來,更覺得好幸福,又好卑微,而他們只是想要一點點這樣的幸福...

我們以為自己住在民主國家,但面對公然的、公家卻可以不合法的惡勢力卻只能不斷的坐以待斃?


住了五代、才整修完不久的家園,卻連神主牌位都被迫請出




周佳君主持鏗鏘有力但也講到熱淚盈眶(在這裡遇到好多輔大心理的學長姐弟妹)


描述在裡面被警察粗暴對待


龔大帥


找到惡魔暫時基地


雖然知道很多警察也是無奈


在書店裡翻到,宮崎駿龍貓裡村莊的構想源頭--淵之森在1996年原本也要被都更,後來靠著他發起全國性募款運動把森林購買下來(他自己出資三億日幣),淵之森有幸成為森林保護區。真希望能有多一點這樣的消息。


more

 

關於士林王家以及房子的記憶

都更釘子戶背後的關鍵奧秘 5分鐘包您看懂士林王家-文林苑都更案懶人包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