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大埔農地抗爭時,聽從鬍子東的大力推薦租了尾瀨朗的漫畫《》,看完以後一直想寫一篇文章,但惰於蒐集資料遲遲沒有動筆,現在記憶已經有點缺漏,昨天的抗爭讓我又重新回想起這套漫畫,稍微介紹一下好了(說是介紹其實也只是把別人提供的資料做個簡單整理)。

台灣人很愛到日本旅遊,繁華首都東京更不會錯過,但大概很少人知道,羽田機場之後興建的成田機場,也是一大塊被強制徵收的土地。

機場原來建在千葉縣旗田郡的富野村以及蜂谷町等地,由於當地居民強烈反對,加上富野村與在野自民黨關係良好,最後改為千葉縣成田市三里塚。

在機場預定地中,粗略可分古村和新村,在機場建築工地一帶是新村,而圍繞機場建築工地的則是古村,約有六、七百年歷史。新村農民早在明治和大正 時代已在那裏生活,但很多都是二次大戰後才搬進去。他們靠著一雙手,一點一滴地開墾田地。新村位於高地,水源有限,土質不佳,生活條件差,居民散佈稀疏, 不像古村那樣團結。

(資料來源)

共七集

三里塚就是《家》裡提到的三野塚。三里塚新村的土地貧脊且位於高處,居民搬遷至此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把這塊荒蕪之地改為能夠耕耘的土地,這裡的居民不富有,漫畫誠實的畫出農人的無奈,老一輩的人不希望子孫繼續種田,靠土地為生早已是個吃力又不討好的工作,因此政府若願意高價收購。其實三里塚大多數的居民是同意的。一開始日本政府提供以1:1.5的方式交換土地,並提供都市的就業機會,這就牽涉到最危險的,多數利益的辯論。

 

尾瀨朗:為了日本的發展及公共福利,國民有必要做出某種程度的犧牲。當推土機初次侵入村內時,政府就推出這個讓人無法認可的理由來當擋箭牌,什麼叫日本的發展某種程度的犧牲是要人民犧牲到什麼地步?為什麼人民要因為法律要被強迫做此犧牲?當這些犧牲慢慢地一一具體成形後,《家》中的村民們也逐漸發現這個理由只不過是政府的蓄意欺瞞罷了


尾瀨朗:近幾年來,對於土地的價值,人們完全看重於面積及地價上頭。不管是旱田、水田還是平凡的原野,地價在日本都有可能一夕間暴漲數倍。不過,這種理論可就不能用在農業上了。《家》之中的人們,就是在與這樣傲慢的價值觀搏鬥著。


《家》認真描繪出原本的鄰居好友被迫分裂為少數人與多數人,少數人理當被犧牲?這是民主制度最常使用的恐怖手段,是被拿來宣稱以多數決才能不危害國家進步的堅強口號,多數暴力已行之有年,多數決代表漠視少數人的權益,但所謂的民主應該全盤考量所有人的利益,多數決是工具之一,不得不的手段,而非合理化的理由,那些通常處於弱勢的少數人,一再被霸凌。有一天自己也可能成為那少數之一。

漫畫後半部清楚描繪抗爭運動所會面臨到的問題:親情掙扎、人與人的關係,參與抗爭的有當地農人、包括本地和外來的學生、社運團體、政治勢力,從利益衝突到對於理想的概念不一致,甚至蔓延至學校,學生與學生、學生與老師之間的對立,尾瀨朗畫出激勵人心的對話,教我們反省學校教的是什麼?在面對自己生長的土地出事時保持沉默?諸多種種複雜的成分絕非對抗國家機器這樣的句子就能簡單描述。

抗爭是長期的,從1966年到今天,三里塚的抗爭仍沒有結束。


ファイル:Anti-airport slogan of Sanrizuka-Shibayama United Opposition League against Construction of the Narita Airport-2.JPG


 

誠心推薦這套漫畫,畫的比我打/整理的還要多太多了(還有夏子的酒)

三里塚 成田闘争 行政代執行 東峰十字路事件 - 1971

 

 

關於三里塚抗爭網路上有非常多詳盡的文章,記得前年直走還有舉辦相關論壇。已逝的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曾帶著攝製組, 在三里塚住了六年拍出三里塚鬥爭事件』也有在論壇中撥映。

 

more

成田機場「釘子戶」與尾瀨朗的漫畫《家》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rt0911
  • 借分享連結到FB
  • OK!

    愛咖咖 於 2014/05/01 10:10 回覆

  • 王子豪
  • 謝謝你的推薦
  • :)

    愛咖咖 於 2015/04/07 07: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