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到泰國旅行,結束當天才發現完全沒有逛到夜市--那正是泰國此行最期待之事。

當天下午的飛機,兩點得到機場,慌慌忙忙有人開著卡車和小巴,願意帶我們到最近的市集逛逛。


車沿著山路往下開,經過一個小小的市集,販賣許多竹編和木製的籃子,但市集極小,車子繼續往下開。

我坐在單獨位子的巴士上,開過一個村莊,屋頂上有人的肢體,手、腳,還有看起來像是死去的臉孔,極像是某種裝置藝術,我拿起相機要拍,媽媽對我皺了皺眉,我停了一下,繼續看到成堆的屍體被堆放在旁,村莊氣氛極為陰森冷冽,不像是戰爭,而是某種恐怖的儀式,沒有人哀悼或是有強烈的情緒,幾乎面無表情,我們都嚇傻了,車子在下一個村莊停了下來,司機說再往下太遠,怕會趕不及回來。

我們駐足在這個荒涼的村莊,沒看到我們想買的東西,上一個村莊又是如此恐怖,有人提議要越過上一個村莊,到上上一個村莊去買竹編的籃子,但想到那鬼魅的氣氛還是不得不放棄。


村莊的深處有一金碧輝煌、古色古香的建築,和周遭的景致顯得格格不入,建造者用大型的擴音器宣揚著自己的理念,底下是成批的旅客,茫然無解的聽著,我們經過了,建造者把麥克風的音量變小,我們雙眼揪著這棟建築與一旁居民生活的大樓,同樣是灰白的大面牆壁,驚訝的發現儘管色調和樣式無明顯的差距,只是精細微妙的不同,感受到的歧異卻是如此龐大。


夢。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