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聖誕節只存在於追憶童年的意義,要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每年聖誕節學校一定要有系列活動,已經脫離這個節日好久啦!詳見近幾年重覆貼上還拿去投稿的舊文-童年的聖誕節,今年待的學校感受更不深刻,雖然還是有校長老師在校門口打扮成聖誕老公公發糖果,但結構組成的差異好明顯,小孩和我說期待聖誕節,卻又表示從沒在家裡過過聖誕節,聖誕節對非教徒的台灣人而言,是中產階級小孩才過得起的節日。


今年聖誕節整晚都在整頓韋哥入獄入關的事,心情還有物質上的調適,回到家發現韋哥幫我準備好整籃的餅乾、充足的飲用水、清好回收好的垃圾、乾淨整潔的客廳,還有託凡凡的福意外獲得的項鍊一條。

然後我們去吃了刀削麵、整理頭髮、採買並見識大排長龍的UNIQLO、看/聽了連續劇最後一集,半夜邊鼻塞邊聽韋哥東摸西摸整理東整理西(早上起床家裡又變得更整齊了!),簌簌叫人沒辦法呼吸,順勢又待在家裡休息(嘿是的),吃完早餐說掰掰,一樣是好平凡、好踏實又好深刻,盡在不言中。

啊!帶著參加冬令營心情的韋哥,心情有點雀躍,唯一擔心的是小番茄(和小番茄她媽的身體)有沒有乖,好險我們有很堅強的後盾—挺我們的家人、好厝邊馬吉,一通電話兩肋插刀,一切順利!
 
 

5

 

韋哥前腳離開後腳換我爸媽出現,這是媽媽準備今天的早餐--阿共自己種的蘿蔔做成的蘿蔔糕,再加一壺蘿蔔乾茶,喝完不會褲褲掃,晚上婆婆也電話關心,我很幸運公公婆婆都是不會干涉太多,關心我的好人,有兩邊家人的照顧與關懷,朋友的支援協助,現在每天和小番茄說你乖乖的,等爸爸出關我們再相見。

 

隨著時間漸漸逼近,對於生產這件事還不太想面對,也不敢看任何和生產有關的文章,祈求我一切順利、自然,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