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處:七里香鹹酥雞

 

阿舉無話可說。

這是他第三次因為食用基因改造的鹹酥雞而進入勒戒所,人說事不過三,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他還記得上一次見到女兒大概是兩週前,女兒輕蔑的語氣猶言在耳:「我對你已經無話可說」,無話可說這四個字重重敲擊著阿舉,他頓時間無法呼吸,這兩個禮拜以來,每想到一次,他就感到自己往那看不見的黑洞中下墜一點,每次都以為已經到達終點,卻每想一次,心痛的感覺不減。

心痛的感覺包含對自己的失望,他清清楚楚記得那天他剛下班,朋友邀他一起去文創市集喝一杯,他點了有機蜂蜜檸檬茶和一塊紅麴大麥麵包,一切都這麼符合常規,直到店裡撥起董事長樂團的你袂了解,他突然懷念起童年時,爸爸晚上十點下班拎回給大家當消夜解饞的鹹酥雞,「我一定是在那時候迷失了心竅」,阿舉暗想。朋友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包鹹酥雞「基因改造過的、黑心油,還加了九層塔調味」,完全是童年的滋味,放進嘴巴那一刻,眼淚簡直流了出來,然後警察就來了。

前兩次他還年輕,被抓到都信誓旦旦、涕淚縱橫的說他會戒,當時還是女友的妻子甚至還幫他到廟裡找濟公幫忙,去除身邊看不見的惡靈,他心裡明白妻子(當時的女友)覺得他被朋友帶壞,去除惡靈只是一個手段,他也遵照她的期望,沒有再與那幫朋友接觸。

他也果真好久沒有再想過這些東西:洋芋片、泡麵、鹹酥雞,雖然最近鄰近的阿美麗佳那國,已進入洋芋片合法化的二讀審查程序,有通過的機會,合法化的空間在於如果是有機馬鈴薯、新鮮油炸出的洋芋片,其實並沒有那麼毒,比起來洋芋片食用後對身體的危害,還遠遠不及薯條對身體所帶來的負擔,阿舉那幫朋友曾不滿的抗議,滿十八歲可以吃薯條的這個法令,和官商勾結有關。阿舉懷念那些年經常躲在某個朋友房間,開著空氣清淨機,邊吃鹹酥雞、邊喝氣泡飲料的日子,他們經常辯論油炸類毒物與勞工階級生活紓解壓力的密不可分,以及資產階級保留某些毒物的合法化以作為控制的手段,「這根本是變相的壓榨!」,幾乎每次都在這樣的結論中結束話題,儀式性在每次抱怨中讓心裡的怨氣能獲得一點點的舒解。

阿舉開始痛恨起自己的意志不堅,對於朋友的意志不堅、對於妻女的意志不堅、對於自己的意志不堅….,他覺得好累好累,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他走在街道上嘴吧不停張開又閉上,好像被突然被撈出水面的魚,不知道該怎麼呼吸。

 

如果你走近一點側耳傾聽,會發現阿舉口中不斷的碎念著:我只不過是想吃一口鹹酥雞、我只不過是想吃一口鹹酥雞…。

----

昨天貼了這個訊息:老實說我覺得像鹹酥雞、氣泡飲料、洋芋片...乾脆一起禁一禁好了(這些我都很愛吃耶)。兩個層次的政治議題:程序不正義,以及控制的手段。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人來寫一本世界上只能存在有機食物及健康烹調法,違反者需勒戒,或是公開場所不得吃鹹酥雞、聚眾吃鹹酥雞需要行政勒戒14天之類的警示寓言。

 

然後今天忍不住自己寫了,歡迎一起玩故事接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咖咖 的頭像
愛咖咖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