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因為督導的關係,把溫妮考特的遊戲與現實拿出來看,非常有感觸,但是因為媽媽角色的無控制力(對照嬰兒的全能控感),遲遲停留在第一章。最近一直在等待一個可以取代乳房成為番茄過渡性客體的絨毛娃娃,儘管現實上知道媽媽選擇不一定會是嬰兒所愛,但又想至少可以是一個機會。

 

 

親密還是百歲

生產之前一直猶豫自己要選擇當親密媽媽還是百歲媽媽,很羨慕歐美的家長可以在養育小孩的同時保有自己原本的生活,一開始決定番茄要有自己的房間,也因此一開始找房堅持一定要二房,很幸運的是租到行情不算貴的三房,搬家時還計畫一間當嬰兒房、一間爸媽來可以住。

 

番茄還沒有出生,嬰兒房已經默默被堆放很多物品,尿布、衣物、嬰兒車,變身成雜物間。

 

總而言之,我們從一開始的嬰兒房棄守成嬰兒床擺房間,在番茄兩個月大日夜顛倒的這段時期,又節節敗退成同床,我們再也不敢鐵齒的說自己一定要怎樣,凡事都抵不過現實面對的窘況。

 

我相信很多爸媽能夠堅持下去,但後來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是不同樣子的爸媽,有不同的氣質,孩子個性也千百種,有天使嬰兒,也會有磨娘的嬰兒,不管哪一種寶寶,都是爸媽的寶貝,爸媽自己會選擇最適合的方法來互動,也就沒有什麼鐵則是需要遵守的。

 

想通()了以後我就再也不看育兒相關書籍,一切都照自己的感覺走。

 

物理空間的營造

 

 茄兒呀,雖然暖氣很溫暖,也可以不要爬這樣

 

房間可以爬的地方這麼多,阿茄就愛待在最冷冰冰的地方,有孝順的爸爸試爬後受不了愛女被冷到,手刀衝去賣場補巧拼了(媽媽許願一碗熱呼呼紅豆湯)

 

get

 

雖然仍然覺得睡大床不是好辦法,得考慮到安全問題,但因為自己算淺眠,風吹草動都能夠注意,因此番茄睡我旁邊我覺得OK,但睡中間、韋哥旁邊就非常不OK,因為番茄爸睡著就沒有知覺了,常常揮手揍人超危險。

 

同時我們把房間改造成更適合番茄待著的空間:

一開始嬰兒床還留著,後來嬰兒床撤掉把床靠牆,靠牆處放兩顆枕頭,避免番茄翻身撞到頭。

 

隨著番茄開始會翻身,把床底下墊瑜珈墊

後來直接把床板撤掉,讓番茄上床下床都能靠自己

接著再補充更多的巧拼,以抵抗寒冷的冬天

 

 

於是,我們變成配合孩子成長的家長。

 

安全感與依附關係 

番茄有需求,幾乎是立即給予回應,餓了在家裡,媽媽的捏捏馬上翻開,番茄會衝上來吸

 

拿到手的任何東西,只要沒有危險性,隨番茄玩

地板整理好,任番茄爬

番茄跌倒,我們唱歌說沒關係

努力站起,表情得意的揮揮手,我們拍手說好棒

受傷了,自己可以站起來,好痛想要大人的安慰,沒關係給你溫暖的擁抱。

 

這時候我相信,基本的匱乏需求:生存、安全感的需求被滿足了,番茄才有能力進入下一個階段。

 

過度客體與過度地帶

此時的番茄,還在口腔期,喜歡任何可以刺激口腔性源帶的物品,無論是手指、拳頭、安撫玩具、固齒器,或是寶特瓶、濕紙巾的袋子、餅乾袋使用這些物品安撫自己,只要被滿足,就能夠靜靜地自己玩好久。

 

這是客體關係的開始,這些非我的物質被稱作過度客體,番茄還沒有能力區分它屬於外在的現實,這個時期的非我物質讓小寶寶能夠進入中間地帶玩耍,慢慢的從玩耍中建立辨識非我的能力,所謂的遊戲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園藝治療,正是透過媒材的使用,帶領個體進入這個中間地帶休息。

 

幻滅disllusionment是成長的開始

對蕃茄來說,最重要的客體就是媽媽我本人了, 一開始任番茄予取予求,因為夠好的母親,讓寶寶建立和世界的關係,接下來差不多該讓番茄準備從全能的控制者中脫身,體認自己不再有權利操控媽媽,這是對寶寶,也是對媽媽的殘酷考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