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1 (1)  
最近和韋哥聊到小學生的課業壓力,起因是在網路上看到部落客分享自己不想強迫孩子進幼稚園提早學注音符號的想法,我和韋哥都認同小孩應該快樂長大、主動學習,但是有幾個現實面,例如現在的小一大多假設小孩已經學會注音符號,因此過往一學期的練習可能加快速度到兩個禮拜或是一個月。

 

[ㄆㄆㄇ不是猴園]
我從兩歲左右就開始上幼稚園,也換過很多幼稚園,但幼稚園在幹啥已經印象模糊,好像有學一些英文單字,小時候喝牛奶都說我要喝Milk、喝水都說要喝Water這樣,也沒有因為這樣英語能力比較強。

印象中幼稚園大班,學校開始提供注音符號的課程,時間安排在下午,需要另外付費,我也不知道我爸媽哪來的自信還是我不肯?當時我沒有參加這個課程,和幾個一樣沒參加的小朋友下午歡樂去幼稚園旁邊的果園採龍眼吃,吃完剛好接著和上完課的同學一起吃點心,其歡樂無比。

有一天老師突然宣布隔天要考注音符號的默寫,我們幾個壓根沒上過課的一個晚上哪背得起來(還是其實可以只是我不願意),討論說要帶有注音符號的墊板,詭計卻被老師識破,特別強調不能用這種墊板,回家交代我爸媽幫我準備透明墊板,結果隔天只有我一個傻傻的用透明墊板,寫出ㄅㄆㄇ和ㄦ,寫完當下還想這樣應該不是零分,卻還是抱回人生中的第一個鴨蛋(但小一第一次月考考了全班第三名,頒獎時我還傻傻站在班級隊伍中被老師吼過去)。

幼稚園就得過鴨蛋,想必挫折容忍力超高吧?往後的求學生活也不是沒有再得過,我從小就是個成績不上不下的小孩,但因為很安靜又熱愛閱讀,一直都是老師喜歡的那種乖乖牌學生,對於成績帶給我的挫折也不是不在意,但可能這部分臉皮比較薄,國中以後開始會惱羞成怒反對教育體制,並將想法寫在週記上。

 

[成績的正相關]
我和韋哥討論,要不要適應主流教育有幾個得思考的層面,和導師的班級經營風格息息相關:小孩會重視成績通常受大人影響,若導師營造出成績好等於優秀的印象,那班上學業成績較差的學生就會被排擠甚至被同學嘲笑,雖然教育部已經明令學校不得公告學生成績也不能排名次,但有些根深蒂固的觀念實在很難拔除,更多時候是家長的意見左右。

要得到好成績,又和要不要和體制妥協有關,台灣的教育是只要一直重複練習,填鴨式的考題想獲得高分不難,安親班就是不斷找各種測驗卷給學生練習,有些甚至和學校廠商提供的題目雷同,只要不斷練習死背硬記,低年級拿一百分不是問題。

要為了好成績去做這樣的練習嗎?如果孩子自己本身很在意呢?

我:我覺得挫折的感受可以和孩子一起討論
韋哥:那就去弄測驗卷給孩子練習,也不用上安親班
我:那就是和這樣的體制妥協,孩子可能得花很多時間練習寫測驗卷
韋哥:孩子可以告訴班上其他同學說,你的一百分是因為寫過一樣的題目得來的
我:這種貶低別人的作法會被視作過度自信而惹人厭

最後的結論是,幸好我是學校老師,通常學校老師的小孩就算遇到班級經營成績導向的老師也不太會被排擠(好消極)

 

[不願意妥協]
我想到前年在台北市擔任專輔時的督導黃教授提過,他向自己的孩子道歉,他說他因為不認同台灣的教育觀而採開放式教育,不過問孩子的成績、訓練孩子獨立,聯絡簿經常沒有簽名,因為他覺得該記得那些事情是孩子自己的責任,孩子一路上的成長過程跌跌撞撞,遇到很多挫折(默默的接受爸媽的不過問、默默的接受學校老師的一些責難),要避開這些挫折並不困難,但因為他不想向環境妥協,只好逼迫孩子自己去面對這樣的挫折。

他說他的家庭很自由,但相對來說,他的孩子必須自己長出能力,去面對成長道路上會遇到的各種難題,他向他的孩子道歉,但是他不願意妥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