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最近讓我覺得小女孩終於正式成為地球人啦!

 

韋哥送我的耶誕禮物,放書櫃番茄一進房間立刻發現,占為己有

 

晚上洗澡時和她說,媽媽想幫妳把劉海剪漂亮一點,要拜託妳看著媽媽不可以動喔,第一次番茄說會怕怕的,第二次說也想自己拿剪刀,但是都很認真的不動,總共修了三次有夠短也要說哇好漂亮(對不起剪這樣讓番茄的臉看起來好大)。

 

接著客廳煮菜給媽媽吃、玩積木想要媽媽陪,我說媽媽今天身體不舒服妳自己玩喔,真的會自己玩樂高,再一起收拾玩具(一次只能玩一種,要收好才能玩下一個)回房間想要媽媽唸故事,我說媽媽今天不舒服,妳自己看好不好?換番茄唸故事給我聽。

 

堅持要壁咚浣熊按聖誕老公公音樂書,最近最喜歡說:哇~好開心喔、哇~好棒喔,並迷上問這個是什麼。

這幾天都好早睡著,讓媽媽我可以好好放鬆對抗惱人的經痛。

 

B Toys的鬃毛積木終於再次獲得青睞(我買的是瘋狂組),番茄一歲半左右拿到都只會吃,後來開始會當個別小物件玩(例如照相機),現在會想嘗試組合了,真是買的值得啊(一定要這樣說服自己)

 

但媽媽玩得比番茄還嗨

 

城市

 

城市對抗

我擺到沒空理會番茄,番茄受不用一種媽媽妳到底在忙什麼的語氣問我:馬嗎妳在做什麼?

 

當媽媽忙著玩積木時,番茄忙著欣賞她的首飾,並要求媽媽幫忙戴上(媽媽的夾式)耳環

這麼愛漂亮到底是像誰?

 

和番茄合力堆高高,媽媽真的很愛玩,添購玩具其實是在滿足自己吧?!

昨天和我妹回憶小時候有沒有這麼多玩具,童年到底都在幹嘛?我竟然說出史上最噁心扒拉的回應—我們有彼此啊!

 

番茄疊的時候我幫她固定下方

就這樣玩一上午

 

接著再把娃娃們通通拿出來欣賞

番茄已經會對娃娃訓話了

 

 蚊帳真是個偉大的發明。番茄睡前嚷嚷要「關起來」,關起來後安全感十足,原本夜夜受蚊子干擾也終於能一覺好眠!

 

番茄最近熱愛挑戰權威,例如妳叫他不能打人,她會立刻打牆壁,不能打牆壁,就再打床,不能打床,就再打自己。

 

大部分時間力道都不大,拍打的眼神充滿試探,就是一種:妳說不行我就硬要來一下的眼神,對,不是那種充滿求知慾想知道為什麼不可行的眼神,而是想立戰帖的眼神。

 

用社會學的角度來說,我說通通不行也太權威,太不尊重孩子的主體性(我知道我這樣說太簡化"社會學了"),但以教育的觀點我認為,規範的一致性是為了簡化學習的歷程,讓孩子能清楚了解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對現階段的番茄而言,打人不可以、打娃娃不行會讓她的認知混淆,所以以目前的狀況,就先通通不可以吧,看了這篇文章--2歲小孩打人怎麼辦?我又思考著,原來改打其他的東西是學習忍耐的辛苦歷程啊!我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但我還是覺得如果因為理解了孩子的辛苦,就接受了這樣的行為是危險的,孩子會無所適從吧?但我會嘗試下一次番茄又想要打的時候,和她多討論心裡面的感覺,其實現在我們就會邊阻止邊告訴她:把拔馬麻知道你很生氣/難過所以想打人,但是打人會受傷、會痛、會不舒服,不高興你可以用說的,把拔馬麻會陪著你喔,不知道這樣的說明夠不夠。

 

規範是可以調整,溝通的能力每前進一步,可以鬆開的範圍就跟著前進一大步,我也期待著番茄能用清楚的邏輯,向我們正面迎擊、對抗權威的那一天。

 

今天看到這篇再加上昨天看到迷路阿母米米貼的文章想來吶喊一下,台灣社會真的普遍對家有幼兒的家庭超級特不友善的,小孩帶出去有一點狀況就很容易被嫌棄,要推廣好孕真的得先從這邊下手。

 

昨天番茄打了她老母被罰站,整隻驚天動地鬼哭神號不斷尖叫,第一次覺得鄰居或警衛會想打113,如果是出門在外我們應該不敢這樣和她對抗只能立刻妥協或外帶處理,孩子真的不是種好溝通的生物,很多家長要嘛就放任孩子只要她不哭就好,要嘛就卯起來打到她不哭,教育無法立竿見影馬上達到效果,上禮拜約一個經常在揍小孩的爸爸來學校討論,爸爸說社工如果來按電鈴他立馬雙手奉上小孩送給社工請他帶回去教教看,這時候突然覺得這爸爸說得好有道理啊(但我還是不認同他打小孩的部分),有道理的狀況是很多人不給孩子和父母去適應、去學習適應這個世界的種種規範,直接劈頭攻擊。

 

雖然很多人說要當了爸媽才知道為人父母的難處,但我記得我還沒成為阿母時,遇到路邊抓狂的孩子就會給對方家長一個同情、安慰的眼神,或者幫忙安撫小孩(而不是恐嚇小孩)。

 

我也好想要來弄一個"「對小孩友善的空間」計畫",可以來討論看看怎麼成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