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塗完氟的番茄堅持要維持這個嘴形。還要媽媽演被塗牙齒的小朋友,他演醫生。爸爸演哭哭的小朋友,她演送玩具的護理師。

早在一歲半就想帶番茄去看牙齒,因為長期含著媽媽的奶頭入睡,門牙有疑似蛀牙的痕跡,但又怕第一次經驗不美麗造成以後的恐懼就一直拖拖拉拉到番茄姑姑相約才終於成行。

前幾天就有和番茄預告要看牙,因為有姊姊們的陪伴讓番茄安心許多,先觀摩了姐姐們看牙的過程,番茄一臉鎮定表示自己可以,輪到番茄時先檢查牙齒,接著塗氟,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就結束。

醫生說三歲以前的小童容易恐懼,因此韋哥抱著番茄,稍微壓制身體,番茄投靠在醫師的腿上,一開始檢查張牙番茄都很配合,一臉鎮定,但後來想起身不想被壓制,到塗氟的時候開始大哭,我和韋哥都認為並不是害怕看牙,而是需要多一點時間說明為什麼要被壓制,可惜牙醫診所可能有時間考量沒有這樣的耐性。

醫生說門牙有撞斷的痕跡,不過因為是乳齒之後會換所以還好,門牙的確有一點蛀牙,其他牙齒看起來沒問題,番茄齒縫算小,所以建議用牙線清潔,只要每天晚上睡前有確實刷牙,蛀牙的狀況就不會變嚴重,因此也不需要特別處理。

 


塗完氟要半小時以後才能喝水,番茄很不愛這個味道,所以一直不肯把嘴巴閉起來,不過我覺得狀況比想像中好很多,並且我們還是傾向於給番茄足夠的心理建設,而不是用恐嚇或威脅的手段要求他配合。

 


塗完牙齒看個書安慰一下受傷的心靈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