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倦的阿母攤在床上,只剩右手能給予在地上畫畫的蕃茄一些回應,愛女茄備好紙和筆請媽媽揮灑個幾筆,完畢後茄大師看了一眼堅定的吐出一句話:「這個是大象」,然後要求媽媽再畫出另一頭(孤單是種虐待)

 

這次我終於也能理直氣壯、大聲的說:「我不會畫!」

 

破涕為笑的過程

 

 

 

 

 

在車上和蕃茄說媽媽今天好累需要休息,蕃茄聽了立刻回等一下回家我不會吵妳。現在化身為林醫師(自稱為醫生阿姨),替癱軟的媽媽量肚子的溫度,在我肚子上(假裝)塗塗抹抹,量額溫還順便(假裝)剪瀏海,並稱讚我很會照顧弟弟

 

結果後來還是有吵我,拒絕她講故事和倒牛奶和打電話給把拔的要求後說她好寂寞又好難過,最後幫她抓屁屁才睡著。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