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產住的這層是單人病房,有不少來陪媽媽住院的大寶,常常可以聽見奔跑、小童嬉鬧和哭泣的聲音。

蕃茄和爸爸陪媽媽在醫院整整住了三晚,大寶一起住院,爸爸會非常累,要有這樣的覺悟,因為要照顧的人從一個變兩個,而且媽媽角色的功能性得降到最低,產婦本來就非常需要照顧,有的連下床都很困難,小童面對陌生環境又容易不安會常需要安撫,所以這邊很常看到除了爸爸,還有阿公阿嬤跟在小童身邊當貼身隨扈。

因此大寶和二寶年齡的差異就很關鍵,蕃茄現在兩歲八個月,是可以溝通的年紀,住院期間首先恢復她的安全感,情緒穩定她就很好溝通,她把自己設定在照顧媽媽的重要角色,爸爸忙什麼她也要一起:換沖洗瓶的水、幫媽媽搽藥、拿衛生紙、餵媽媽吃藥、想幫媽媽按摩...,雖然功能有限而且其實是在增加韋哥的工作量(要注意小童安全,而且行動速度會變慢、完全沒時間休息,韋哥昨天手還因此燙到),但光是蕃茄沒有吵鬧我們就已經萬幸了

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要因為住院就對一些規矩妥協,對蕃茄耍賴的行為我們還是很要求,不要怕她哭,不能做的事還是不能,一旦妥協小童只會越來越盧(常聽到門外追逐哭鬧小童和無奈安撫的阿公阿嬤講話聲),等小童知道要遵守規矩,再讓她感受來這邊有很重要的任務(照顧媽媽)並因此享有一些福利(可以看比較多電視、吃平常不被允許的食物)她就會很好溝通。

我現在反而慶幸沒有帶玩具和繪本來,除非小童可以自己玩不需要大人陪,不然也是增加大人的負擔(除非能再攜帶一個專職照顧小童的大人)

即便如此,攜帶大寶住院絕對還是增加負擔,晚上沒辦法好好睡、在病房也無法好好放鬆,住院這幾天有疲倦到快感冒的感覺,趕快再好好休息,後來護理師說我血壓偏低,是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

對我們而言比較麻煩是睡覺的時候,第二晚蕃茄堅持要靠在媽媽的床邊牽著媽媽的手睡,半夜一直快掉下床,不知道攜帶型遊戲床能不能帶來醫院擺,或是有什麼墊子讓小童可以睡比較安穩(大人也才能睡安穩),有睡袋也可以增加舒適度

蕃茄晚上睡覺就會想到我待產那天的情景,才一天就影響到現在,會故意想要哭泣然後要求媽媽幫她擦鼻涕和眼淚,一直告訴我:「馬麻我想要偷偷的哭,然後妳幫我擦鼻涕和眼淚」,明明沒什麼事硬擠完鼻涕眼淚,我儀式性的擦完才心滿意足躺下來睡,因為生產那晚她哭的好傷心,卻一直沒辦法讓媽媽幫她擦擦,昨晚突然和我說「馬麻我昨天(其實是前天)一直一直哭,因為我好想我的馬麻,然後妳和我說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