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別人的blog看到1976那首「方向感」的MV就又要重提多年前的那段時光,高二還是高三那年,除了北上訪問閃靈、逃開家人想要訪問濁水溪公社外,那段時間我很常聽1976的「方向感」,惋惜著已經絕版的「ㄧ」,然後我用Email1976進行簡單的訪問。

 

現在我已經完全不記得訪問的內容是什麼了,似乎是有提到英倫搖滾,還有大麻為什麼要離開閃靈這種討人厭的問題,而這份訪問最後只被我發表在個人的網頁上面,消失。

 

陰鬱少女如當時的我,著迷阿凱詩ㄧ樣帶著淡淡悲傷的文字,就好像所有不可說的不愉快都在那樣的共鳴中獲得救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一個人,沒有人能夠理解,只能夠偷偷的,不屬於哪個地方,獨自的,接受。

 

我會抄下那些美麗破碎的字句,珍藏在自己的小小筆記本中,用那台第一次用自己賺得的稿費買的隨身聽,把音量開到最大最大,在只有一個人的演唱會中,讓全身感動到發抖(然後就沒有心思唸書)

 

最近回台中翻了以前整理的DM、資料,發現自己過去是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所有可以得到關於搖滾樂的資訊,泛黃的報紙寫著野台開唱、寫著倉庫搖滾、寫著20號倉庫,中市青年上面有吳音寧或是吳志寧寫的報導,有複製人、有88顆芭樂籽、有黑洞,都被我整齊的撕下收入,我還記得更久以前的瓢蟲。

 

我看到自己做的DM,畫畫做卡片介紹倉庫搖滾,到處發送給同學,當時似乎拉了不少同學跟我去看,儼然成為一個「立人幫」,還有用珍藏精美的紙做的甜梅號小DM(我都不記得有這種東西)。

 

然後那一年翹家去聽的野台開唱,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在華山的門口,我遠遠的就聽到這首歌。

 

來到台北以後,我沒有再認真聽過任何一次的1976,就和濁水溪公社一樣被說著越來越自溺的1976或者是不如以前的詞句,突然突然,我就想起這首歌的歌詞。

 

作詞:瑞凱 作曲:瑞凱

喜歡灰暗的天氣 這杯咖啡和這一隻煙
妳和我的低調氣氛 是唯一的矛盾
櫥窗裡面的倒影 真的是同樣的兩個人?
杯子裡上昇的氣泡 還是一樣的消失


失蹤很久的鑰匙 原來一直在妳口袋
金屬撞擊的時候 某些部份的我醒過來
地下道裡安靜的箭頭 終於我再也不會迷路了
錯綜複雜的開始 勇往直前的出口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全站熱搜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