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我必須將這些行雲流水式的文字打印上來,儘管它離真實很遠,無法確實的紀錄在場的感情,但我必須記錄,在此紀錄而非隨著時態流動的FB或是其他。

 

還有什麼能比親眼見到嘎死逼更令人激動的事,叨叨絮絮著好幾年對他們的喜愛(雖然遠比不上摯友Hinyi,也比不上惘聞謝玉崗背上的刺青),反覆聆聽的雙手專輯,每隔幾年就得從CD櫃的深處拾起(後來進步到從ITUNE叫出)

 

8

永遠的經典

 

拖著病重的身體(兩個月以來的第四次感冒),全身昏沉沉不對勁,心裡掛念著凱道上徒步從台東走來,反對政府BOT政策破壞土地的人群,身體心裡卻無法負荷,就連嘎死筆近在眼前,也提不起精神,最後一刻才拖著身體出門。

 

錯估情勢衣服穿太少,從捷運公館站走到一半終於受不了叫了計程車,下車前司機說:今天好像沒有表演吧?!我囁嚅著自言自語:有沒有表演?沒有表演我們來這裡幹啥呢?場外冷冷清清,工作人員不斷呼喊著表演即將開始請加快腳步。啊!咚咚咚的低頻敲打著。

 

7

場內地上放置好多燈籠

 

開始的非常直接,從嗡嗡嗡直接延伸,宛如團名般從黑暗急駛而來,投影布幕上不斷閃爍的HOPE HOPE HOPE刺眼顫抖,帶來沉重的、充滿壓力的、極速的、狂躁的、重複的、爽快的、解放的,各式的形容詞,在不同時期豐富而變化著。摯友阿茜說真的好棒!他們真的好厲害,讓我哭了好幾輪。站在遠遠的後方、坐在遠遠的後方,我知道儘管紛紛擾擾多,但他們一直會是我內心永遠的牽掛。

 

 

啊幹!這篇寫起來好文青,可能因為開始聽嘎死筆是我高三最愛冒充文青的時期。

 

6

 

 

這樣的人數剛好能讓我盡情享用音樂和充滿寓意的影像(好想要HY在旁幫我解說)

 

公路電影無誤!電影膠捲是在場眾人目光的焦點之一

 

5

是阿韋發現告訴我的!

 

 

全站熱搜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