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車站的出口,拖著行李箱魚貫而上。



眼前巨大的液晶螢幕開始跑起分析,電腦程式一閃而過,記錄妳的生平事蹟,妳的學歷、妳的能力(不知從何得知,平日觀察蒐集記錄?),計算出一個分數後沒有被錄取,繼續分析:(開始扣分)妳的年齡、妳的工作經驗,最後得到一個數值在28、29間徘徊。

走進像車長室的地方,穿著制服微笑長髮女子笑笑說:妳沒有被錄取,但是是沒被錄取裡面分數很高的歐,下次再來吧!我心裡想著還下次?我直接上104吧。

其實已經沒在連絡的高中同學說她有被錄取,我問她在做什麼?她回答英文補習班。要和學生接觸嗎?不用,基本上不用,但是...她指了指大樓一樓的廁所說:妳進去過嗎?就和裡面差不多,髒亂,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


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都是前人留下的痕跡深刻不已,接著我就被一通電話吵醒了。





逆流的魚那樣遍體麟傷,也太好解。

 

第一次他們來台灣時我還是那個蹦蹦跳跳的類男孩,從台北搭車回台中直奔表演現場,那次台灣的兩場表演我都跟去了,場地人好少,從日本一起來的攝影師請我幫忙手持DV錄影,大概想這個女生看起來很閒的樣子,結果音樂一開始我就衝進人群一起跳跳跳啦,拍出來的影片應該也都晃晃晃的,哈,第二次來台灣也有去,已經要大學畢業還是有一起擠到最前面摸帥帥主唱的汗,跳跳跳,跳跳跳,身體會一起變輕盈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