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蕃茄去觀摩爸爸剪髮,想說先熟悉或許晚一點願意被剪(上次店員餅乾誘惑只勉強肯剪瀏海而且臉超皺)。原本已經同意,最後一刻又反悔,只好回家媽媽剪

 

看爸爸被洗頭覺得新奇

 

開始注意價目表上的數字

 

很好奇

 

對姊姊幫假人頭吹頭髮也有高度興趣

 

對地上爸爸掉落的頭髮也有高度興趣

 

回家遇到還不太會飛的小麻雀

 

怕番茄去摸速速離去給麻雀喘息

 

我盡力了,有人剪頭髮頭都一直亂甩

 

反正妳天生麗質(媽媽自己說)

 

就這樣吧

隔天起床竟然發現我的上衣被掀開,捏捏在已清醒的蕃茄手裡

 

只有小童和五官立體的人能駕馭高劉海啊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