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304  

最近在看兩本書:河合隼雄的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以及雅努什‧柯札克的如何愛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兩本都是非常以孩子為主體去進行描述的著作,沒有很多時間可以閱讀,但一點一點地讓我從充滿規訓的工作(體制教育)場所,去反省、查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每天都在調整、每天都在變動,也每天都在實驗。這是身為父母的職責啊,是沒有資格去和別人談教養的,經驗可以分享,但沒有高低姿態的差別。

IMG_3267

我和韋哥辦事番茄坐不住一直爬來爬去,為了制止他我翻出包包裡這本書

番茄:馬麻這本字好多都沒有圖片,它在講什麼?

我:它在講有些小朋友就是想做一些壞事,像你現在一樣

 

IMG_3467  

 

IMG_3294

番茄從桌上拿了爸爸的10塊錢說要請我吃早餐。自從對於數字的認識超越10以後,他很愛看繪本數數(從1數到99)。最近用蝦皮和Pinkoi幫我訂了一個粉紅色包包、白色球鞋、小碎花洋裝和一面要一千多塊的動物鏡子,還告訴我還沒收到,收到會通知我,被我在購物車找到趕快取消,如果隨便按就付款成功我就完蛋了(她說她要買這些送我,但她沒錢我得自己付錢)

 

還不太有金錢、物權的觀念,尚在培養中。

 

爸爸煮的麵好好吃,今天晚餐的內容也是番茄決定的,我們的原則就是在最低的限制下(不造成身體心理的傷害),讓孩子有很多自由選擇的機會

IMG_3376

看了幾篇對於某部落客上傳小孩”懺悔影片”的擔心,對我自己有一些反省。

前陣子研究了一下華德福和蒙特梭利的差異,我認為在台灣絕大多數自稱重視小孩各方發展的家長,較傾向蒙特梭利這種比較強調規矩的自然教學法(當然也有另一種強調菁英教育的和我的理念差太多不在討論範圍)。

華德福是一種理想,但因為太抽象、太心靈層面,執行的家長常常會被冠上寵小孩、順小孩的罵名,也容易讓家長自我質疑這樣做到底恰不恰當,這之間很多細微的執行層面很難用言語陳述。

 

一面鏡子也可以玩很久

IMG_3308

生活上大部分的事情我們會尊重番茄,包括要穿什麼衣服、想要進行什麼活動、怎麼樣在最少的限制下自由的使用玩具,每次把她的衣服送給弟弟妹妹也都會經過他的同意(不同意我就放回箱子,下次再問XD)

 


我自己覺得我們的教養方式在這中間擺盪,我這學期常常在掙扎著要不要要求番茄自己收玩具,每天回家看到的客廳都非常慘烈啊,但轉頭一看爸爸的桌子、阿嬤的床鋪、媽媽的…衣櫃?就覺得嗯這是一件值得討論的事。

先不管教養的對錯,我認為快樂的照片、影像、生活雜記勉強安全,但會刺激孩子負面情緒的,特別是丟臉難堪的,還有很隱私個人的,還是不要隨便貼上網比較好吼!如果像我這樣沒辦法控制就是想上傳小孩照片的爸媽,還是要一直去思考自己暴露的底線在哪裡。

其實現在我上傳番茄的照片會問他的意見,但問了滿沒意義,因為番茄根本不知道上傳的後果是什麼也不能夠理解,他反而會一直要求我把他的照片貼上網(這樣他的愛喬喬姊姊就能看見),所以我覺得說是尊重小孩有徵詢過他的意願這種說法,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IMG_3377

自己找好、排好洗完澡要穿什麼衣服的番茄,和被隨意擺放的栗栗

 

手上的衣服要送給妹妹,拍照留念一下

IMG_3396

我就大聲承認黑對我就是愛現小孩的媽媽,但是上傳的底線在哪裡是我的責任,責無旁貸(然後繼續上傳…嗯)。



某天番茄想模仿我用Ig拍了我在擠奶的照片則是讓我本人非常的慌張啊,差點就生氣了呢(其實是已經在生氣立馬把手機搶回來)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