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十夜打電話來,問我能不能參加今天綠黨的記者會,主題是全民女王,大概就是找幾個朋友一起扮成女王,宣示、表述類似「全民做老闆」、「全民老大」的觀念。

今天下午到了綠黨總部,生平第一次穿馬甲穿得手忙腳亂,調整了好幾次才完成(後來脫下來也是奮戰了好久),記者會開始,來的媒體沒有很多,不過有熟悉的臉孔據說是蘋果的記者每次都會出現。

青年參議願召集人黃詠梅先講了幾句話,大概就是批評了現在的選舉惡鬥,以及隨著日期接近,吵鬧的宣傳車、各處聳立的看板與旗幟,這些擾民又違法的行為卻沒有人敢去制止,背後的勢力由誰掌控?以及選舉所花的經費和當選的薪水不成比例,錢從哪裡來、權力在誰手中?都是很需要正視的問題。三位候選人佳倫(十夜)、王鐘銘和李盈萱也分別出來講了些話。

接著喊了口號,大概就是「全民女王,調教出一個更謙卑的政府」,重複了好幾次給媒體拍攝。

結束以後,蘋果的記者說他們要找長頭髮的那位來拍照,說是接近選舉,他們會在造勢場合找一些女生拍照弄成一個專欄,還訪問錄影了一段為什麼我會支持綠黨的話(當然不能只說因為十夜是我學妹這種爛理由)。

接著他們說要拍我的獨照,綠黨的人問說那可以和旗子一起拍嗎?他們說那一張有,一張沒有,讓他們回去選擇,妥協了之後,接下來的過程我覺得我比較像來外拍的媽斗:「臉偏左一點」、「腳往前一點」、「手撥一下頭髮」等等,一度以為我身處某攝影棚內,正在拍沙龍照還什麼的,非常不舒服,但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回家坐公車的路上,我越想越難過,不舒服的點不只是明天我穿馬甲的照片不知道會被誰看到(被爸爸看到、被爺爺奶奶看到、被男朋友的爸爸媽媽看到怎麼辦?他們會怎麼寫我…..),不舒服的點最主要是為什麼我在現場沒有表達出我的不舒服,而是傻楞楞像個洋娃娃任人擺佈,也不舒服為什麼現場沒有人出來幫我擋,當然這之間的猜測可能包含我和綠黨之間的關係太薄弱,他們無法得知我是開心還是受挫,但或許如果堅持身上擺個旗子,或是拿個什麼競選標誌,都比讓我回家以後到底是去幹嘛的自我質疑還要舒服些。

回家以後先向谷小韋討安慰,打電話給妹妹和媽媽,然後打電話給林碗碗,林碗碗建議我把感覺寫出來,我也打去告訴十夜我的感覺,十夜說很抱歉,但我不覺得她需要對我說抱歉,真有錯就是我們都察覺現場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卻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傳說中被強暴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人家可能還以為妳被幹的很爽,算是學到一個教訓吧。

照片



tag 劉馨如 輔大心理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
  • 命令句

    數年前看過一則關於「人類面對命令句」的研究。
    指出人類對於命令句最直覺的反應便是服從。

    事件本身的不合理與不公平是一回事。
    人通常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醒悟,進而才能作出進一步的動作。

    你不過是照著生物的本能而已。
    多練習幾次便不會給這種場合綁走了... 加油
  • 是呀~

    愛咖咖 於 2010/10/29 13:57 回覆

  • yuyu
  • 不會ㄟ
    她從小到大單純兼有點白癡的生活習性都沒變
    前幾天套她話3秒鐘就被我套出來了
  • 那是你太恐怖

    愛咖咖 於 2010/10/29 13:55 回覆

  • r
  • yuyu

    你真會安慰人...XDDDDD
    (笑死~)
  • yuyu是我媽耶

    愛咖咖 於 2010/10/29 13:57 回覆

  • yuyu
  • 這年頭
    稀有動物最珍貴
    不是嗎?
  • yoyo

    愛咖咖 於 2010/10/29 13:57 回覆

  • 十夜
  • 馨如,辛苦了q___q

    那天詠梅告訴我其實那個現場我們真的可能沒辦法做什麼,我可以靠到妳耳邊告訴妳:「如果妳不舒服不用拍也可以」可是通常都會覺得,那是一個機會可以幫助我,而且感覺也還OK所以答應。

    在那個關係現場,我和詠梅答應不答應其實很尷尬,妳拒絕不拒絕也很尷尬......唯一的好事是,這種經驗值是可以累積的.....

    (後來因為感覺很糟所以我也沒有去買水果日報)
  • 負面的感覺寫下來通常會被放大得好像很嚴重
    其實也沒有啦
    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
    讓我見識到媒體的新聞操作XD

    PS 報紙到是身邊的朋友都去買了,我媽還抱怨他被騙了,因為昨天沒刊哈

    愛咖咖 於 2010/10/30 09:04 回覆

  • 十夜
  • 然後我還要告訴妳一件事情,就是雖然我很沒屁用,感覺怪怪的居然也沒有去分辨,還很開心的幫妳拍照.....

    可是詠梅說她其實有在旁邊風險控管,當她在說,可不可以有旗子的時候,其實她已經有點意識到那些記者想幹嘛了...

    希望那個現場不是只有妳發現,這件事可以讓妳覺得好過一點。
  • 其實詠梅的反應我有感受到一點
    她後來以要開會為由檔掉了沒完沒了的拍照
    我想最後還是要看他們會怎麼使用這些照片
    如果有和青年參議願的政見連結對我來說比較不會是純粹的花瓶~:)

    愛咖咖 於 2010/10/30 09: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