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底,熱呼呼的夏天,同時準備結婚、迎接小番茄還有整頓新生活(是要強調幾次),一人當三人用,我們在短短半個月把結婚和搬家一起搞定。

 

搬家出動了兩台大車,搬了三座Ikea白色Belly書櫃和西低櫃(接著再買一個)、一個在特力屋買的超重鞋櫃、韋哥拆了雙人床架又重組雙人床、雙人床墊、一個木板大置物架(接著再買一個)、一張從我大一用到現在超級重又用不壞的原木書桌、一張辦公桌、三個木頭櫃、一個防潮箱,另外又買了一組餐桌、一座沙發床,光是大型家具就一堆,更別提一堆書、西低、衣服、鍋碗瓢盆有的沒的。

 

整個七月就在搬重物和敲敲打打中度過,所有孕婦不能犯的禁忌我們通通都做了,我和韋哥會一起閒聊這個禁忌出現的原因:不能移動床位動胎氣怕孕婦搬重物流產、不能敲敲打打擔心孕婦受傷,我們還是很小心身體的狀態,所以搬重物和敲敲打打都是韋哥進行,我負責監工(喂),再加上對味道敏感,敏感到連聞到韋哥的汗味都不舒服,垃圾車一公里以外我就知道,理所當然煮飯和清貓砂也變成韋哥的工作,我負責上網查資料看小說溫柔的陪小番茄長大(喂喂)。


啊,離題了,總而言之拍婚紗當天我們才幫搬好家不久,新秘珮榛是韋哥姊姊同事的女兒,平常有另外的工作假日兼差,年紀比我還小,之前有先試過妝,覺得OK。

拍照前一天我媽先來我家住,幫我準備了花店串好的花環(事實證明,花店串的和新秘串的質感差非常多,請交給專業的—新秘),我媽準備了一箱冰桶,裡面有蜂蜜檸檬水和新鮮花環,另外還有止飢的食物。拍攝道具只準備我和韋哥的草帽、相機黛安娜,以及一把我妹送我的生日禮物—鳳梨烏克莉莉,加上禮服一個29吋行李箱解決。

 

 

 

拍攝當天早上五點到新秘家,光梳妝打扮就要花好多時間,我媽在客廳抬槓,韋哥幫買早餐順便觀摩化妝技巧,等畫完和司機維尼約的時間也到了,非常準時已經在公園等候

和攝影師Sky約九點在外澳海灘碰面,一小時的車程此時還帶著出遊的雀躍心情,欣賞沿途的風景。

 

::司機維尼的車子很新很舒適,還幫我們準備結冰水,沿途拍攝時他都待在車上,連午餐都留在車上吃,讓車子隨時處於很涼爽的狀態,我一度好羨慕好想也一直待在車子裡面啊!他和韋哥閒聊提到平常做的是程式設計相關的工作,外拍司機也是兼差。

 

補妝

 

推大行李箱移動比較方便

 

補充水分,男主角也需要打扮一下

 

溝通中,第一套先拍輕便的衣服


九點,太陽已經出來了,Sky準備小帳棚讓我躲在裡面換衣服,在晴朗的天氣待帳篷,根本就是會窒息啊!讓我想起升高三那年偷跑到華山聽野台的回憶,當時借住短毛狗和阿霞的帳篷裏面空無一物一早被熱醒的回憶歷歷在目...。回神以後發現白紗穿好沒有很合身,新秘幫我再縫了一下,等換完衣服出來,已經滿頭大汗,超會流汗的韋哥根本身體已經濕搭搭。

 



有發現我很努力在表現出自然的笑嗎?回憶又到了大二那年,就讀台藝大廣電系的多多找我去拍電影的畫面,當時的我也是這麼難以溝通啊

 

 

 

 

 

 

 

 

 

 

拍攝我和韋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因為我們兩個對拍照都沒有什麼想法,姿勢表情都很僵硬,一直露出尷尬的笑,Sky很努力讓我們放輕鬆,是一個相處起來舒服的攝影師,很努力讓我們呈現出最自然的狀態。

拍完海灘已經中午十二點,本人已經覺得好累差不多可以收工。

中午在Sky推薦下吃了有名的鵝肉店,並在客人的見證下鵝肉店也來一張(沒有冷氣啊啊啊,一整天都沒有冷氣,新娘開始臉很臭啊)

 



下午到了旁邊是育幼院的北成天主堂,很推薦來這邊參觀,天主堂內有彩繪玻璃,只是到現場我才知道原來需要預約,而且要付貢獻費,後來靠我媽三寸不爛之舌說服讓我們在裡面拍照。

在說服之前,我們先在外面補妝,又是一個熱昏昏的等待過程,教堂裡面根本吹不到風,只能一直拿東西狂搧,我人已經瀕臨極限,邊臭臉邊滑手機,勉強到廁所換另一套藍色的禮服(本來還帶了另一套繽紛禮服,後來直接放棄)

 

 

 

 

 

 

 

印象中在天主堂拍到下午三點,再轉往羅東林場,此時本人已經接近崩潰,在等稻草出現了,一直喊口好渴好熱好累,直接換輕便的衣服拍照。林場內人好多,找不到不受干擾又好看的景,想要走去找好一點的景本人又說好累(這個新娘原本還妄想一天拍新竹新莊和宜蘭耶),呈現一個不想動的狀態,到底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整個人黏黏的頂著厚厚的妝,好不容易擺脫重重的衣服,我只想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啊啊啊啊啊!

 

 

 

 

 

 


好幾張照片呈現出兩個全身溼透的的人,衣服和頭髮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狼狽到不行,大家都盡力了, 這一場拍完我直接和Sky說,就這樣吧,辛苦了,然後Sky和助理當天開車回花蓮(還遇到大塞車),根本至少應該提供人家一天住宿好好休息啊。

再次提醒,如果可以的話--請避開夏天拍婚紗,如果可以的話--請選擇室內涼爽的場景,如果可以的話(預算夠的話)--其實可以考慮兩天一夜輕鬆(?)遊。

 

拍完婚紗後我深深覺得,像我和韋哥這種彆扭個性的人,不適合拍婚紗,應該出去玩的時候穿漂亮一點,找狗仔跟在旁邊偷拍(現在好像真的有這種行業),才有辦法拍出我要的甜美自然風。

 

最後要超級感謝我媽,在我一路擺臭臉喊累的時候在旁邊照顧我、變出水、食物、幫我搧風還有側拍(哪來這麼好的婚紗攝影師還給側拍),留下紀錄,當天真的所有人都辛苦了,夏天外拍真的是折磨死人,在此向所有的外拍媽斗致敬!

 

真心話老實說

攝影:其實我個人原本是偏愛假掰文青風,就是畫面有電影感的那種fu,不喜歡科技線條強烈的樣子,也不喜歡刻意擺出來的一些表情和姿勢(但自己又不會想姿勢),所以一開始溝通時可能會讓攝影師不太舒服(你不喜歡幹嘛找我?)但Sky拍出來的風格乾淨、清爽,很舒服不做作,大受韋哥朋友的好評。

新秘:肯這樣陪我們一天上山下海的新秘真的不容易,一起留了好多汗,錢不好賺啊,後來結婚也是找佩臻(有改名?)幫忙,但我必須老實說,老師級的真的有差,訂婚場的新秘畫出來的妝真的讓我有種這輩子就這天最美的驚豔感。佩臻也很努力和我溝通,但畫出來的很多細節沒有注意到,價格還是很有差,但我想老師級的新秘應該也不願意這樣一起奔波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