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四號  月曜日

 

 

 

 

早上六點就被爸叫醒,陳叔叔和爸爸已經泡過溫泉,等我畫完妝想再泡一次已經來不及了,應該先去泡溫泉的,唉!剩下的時間還很多,下去一樓大廳逛,遇到阿炯,他也已經再泡了一次,早晨的河口湖,外面下著大雨。

 

 

 

 

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早餐和昨天晚餐一樣在七樓,我吃了紫米稀飯,溫泉蛋好好吃喔喔喔喔喔,滑嫩透明三分熟的蛋泡在冰涼的醬汁裡,微鹹的醬油加上一口軟軟滑嫩的蛋,真的非常好吃,冰涼順口,想一口再接一口。看到很多日本人穿著飯店附的浴衣直接就來吃早餐,我想應該也是一大早就去泡過溫泉吧!我覺得真正融入日本生活就應該是這樣,台灣人大多不敢把浴衣穿出去,我想也許是因為不習慣、怕曝光的關係!

 

 

 

 

吃完早餐,搭Yellow Bus木之花美術館,木之花美術館展覽插畫家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池田晶子的畫,喜歡貓的人可能會注意一隻住在「Wachi Field」叫「達洋」的貓,之瑜有買她的插畫書,對裡頭岀場人物非常了解,台北新光三越有賣牠的週邊商品(還有其他的店),很不便宜,這間美術館擺了很多池田晶子的作品,之瑜說她在日本享有一定的地位,更顯得這間美術館的重要性,不過我覺得會來參觀的台灣人感覺不多。


雨還是一直下,雖然轉小了許多,卻仍然無法看到富士山,木之花美術館搭
Yellow Bus會直達(Bus還有中文導覽!不過我們得很吃力才聽得懂它在講什麼)。美術館外有一個小小的花園,建築物看起來也很有歐洲的風味,雖然稱不上城堡的地步,可是很有童話般的感覺,門口坐立一隻大大的達洋,門票一張500(星期五休館),感覺裡面很冷清,只有我們幾個客人,美術館不大,也只看到一個收票的服務人員,讓我想到村上春樹在「遠方的鼓聲」提到他去希臘的母西歐博物館,也是類似的情況。買了門票,售票先生(感覺是個很靦腆的害羞日本人)還送我們一人一張明信片,我真的覺得在河口湖觀察到的日本人,充滿著一種令人感到溫暖的親切感。


dayan.jpg從一樓開始參觀,裡面禁止拍照。池田晶子的插畫,大多以色鉛筆、水彩、和粉彩筆畫成,色鉛筆或是素描筆畫岀動物毛的觸感,水彩和粉彩筆調和背景溫柔細膩的感覺,雖然簡單,卻精緻可愛。裡面還有池田晶子工作室模擬,擺了一些油畫的畫布、水彩顏料、粉彩筆
….以及一些作品、素描本,她連草稿都畫得好仔細喔。之前在台北也有看到插畫家奈良美智的工作室,我覺得能夠在如此自在、自己創造的環境中,做自己喜歡的事,能夠不必在乎他人的眼光,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奈良美智的工作室有搖滾樂西低大全,這點池田晶子輸了哈哈,我到想知道她在畫畫的時候,有沒有配合聽什麼樣的音樂?

一邊欣賞,之瑜一邊在旁解說,她真的很了解!除了一般畫作外,還有一些模型和版畫,有一座「Wachi Field」的模型,模型外有每個地點的名稱,例如:達洋的家,旁邊有一個按鈕,按下去相對模型上達洋的家燈就會亮,很細心,之瑜說之前楊思敏在節目上有介紹,可惜這裡不能拍照。

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
一樓有她的銅版版畫,好像之前有限定發行,但是我沒看錯的話一套要日幣十幾萬,真的是太嚇人了,大人們對這些像是小玩藝兒的東西可能較沒興趣,早早便下樓在紀念品區等待。紀念品規模當然比台灣的大,衣服、包包、小飾品、文具用品等等等,但是也不便宜,我看中一件衣服爸爸不讓我買,害我很傷心,於是之後心情變得很差(不過最後還是買了哇哈哈)。還有廁所的門很可愛。

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接下來去河口湖香草館,好像是遊客都會來的地方,台灣人很多,賣很多香香的草(恩恩),主要還是以薰衣草為主,但是此時我的心情還是不爽,也沒什麼心情逛,照相也笑不出來。


之後在車站附近走走,然後回飯店準備離開,在車站等到大月的車,時間還很多大家開始亂逛,不過車站離主要街道還有一段距離,出去太遠也不太方便,於是大家開始寫起明信片(旁邊有郵筒)男士們則去尋覓午餐。富士山的車好可愛喔,車上有很多圖案,日本人真的很擅長把東西用得很精緻很可愛,很吸引人,連火車圖案都很多,湯瑪士小火車,還有很可愛擬人化的富士山。按一下觀看原始大小圖片

 

 

 

 

 

小商店服務員說寄信去台灣要70塊日幣,不過她們只有賣80塊的,她建議我們去「她比起來似乎就在前面不遠處的郵局」買70塊的郵票,不過我們這些懶人連過馬路都懶,更甭說去她比起來很近我們卻看不到的郵局省台幣二毛多的錢了(事實證明那間郵局其實離我們還頗遠。〉我因為忘記新家地址又不想和爸說話,所以只好寫一張寄去台北(現在想想還滿丟臉的,沒事幹麻寫給自己啊),還寫了一張給使彥紋。遇到一個來台灣差一點就攻頂的家庭,兩個小孩大概才國小的年紀,可惜天氣不好沒成功,她們今天要去看職棒,這是她們第五次來日本,阿炯說台灣人自住旅行日本是第一步,如果連日本都不行的話,別地方也岀不去了,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並不是語言的問題,而是日本的治安才能叫人安心,而且交通也真的很方便。〈和歐洲、美國等其他看起來高文化水準的地區比起來,台灣治安已經算很好了,至少不會有人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集體站在已經有感覺的當事人身邊等著行搶,這是阿炯的親身體驗〉

 接下來又到了搭車時間,河口湖→大月→新宿(自由席,坐在一位老奶奶旁邊)→東京→再坐新幹線到京都。從新宿到東京邊邊的郊區,剛好經過「多摩川」,想到Na Na覺得好感動,如果有機會可以來組個漫畫&電影探險之旅,我已經注意過了,經過多摩川後不到五分鐘就有一站「立川站」。

 

要坐四點零六分到京都的車,我們到三點五十五才到新宿,真的是很趕。在車上半睡半醒,頭很暈好像暈車,六點多肚子很餓,約六點半才到京都,飯店在「蹴上」站。

京都站→約四站→到
烏丸御池 轉東西線再過四站→蹴上。

京都地鐵感覺比較老舊(不是
JR),有的車內還沒顯示到站站名,我們只能瞪大眼睛看外面(相較起來東京等大城市,不只是車內液晶顯示到站、前站、下一站站名,連你從這一站到哪一站要花幾分鐘都標示得很清楚)。

 

在車上和之瑜討論日本人的制服很好看。晚上住京都威士汀都酒店,之後三天都住這裡,飯店大廳很大,很漂亮,服務生還很貼心的請了在京都唸書的北京人(我們在電梯內大聲討論時,服務生突然用中文回答我們問題,嚇我們一跳,好險沒講人家壞話,那個服務生一直把我們認成香港人)。

 

快八點了很餓,陳阿姨不舒服沒出來,她身體不舒服跟我們這樣走已經很厲害,我們一岀旅館找到一間寫著中華料理的店就進去了,很小的一間店,一對老爺爺和老奶奶經營,裡面賣的食物和中華料理實在沒什麼關係,我點了親子Don(找不到那個字的中文),是雞肉加生蛋,結果之後點什麼沒什麼,最後吃了雞肉口味的烏龍麵(湯頭還是很鹹)一碗大概600日幣,不過我們懷疑他料剩不多,三碗飯裝成四碗給我們,每個人都吃不太飽,再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又是Lawson)。買了明天的中餐,因為聽說萬國博覽會不能帶塑膠袋、寶特瓶,吃的一定要用便當盒裝,現場食物又難買,所以很緊張的準備食物。(不過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兒,沒那麼麻煩)。在Lawson看到秀盈之前買給我的眼影,很開心的又買了兩個。

 

 回飯店把衣服洗一洗,準備明天精神飽滿挑戰萬國博覽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咖咖 的頭像
愛咖咖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