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只是想用一段話說明我對以另一種型式變身再出發的Grandaddy-->Admiral Radley的興奮之情,但是文字不見激起我特地寫一小篇的心。

從懷舊開始意謂著到了某個年紀,越喜歡重複聽那些從青春少年郎時期就著迷不已的聲音,自溺勉懷過去的歲月。

高中青澀歲月沒有複雜多樣網路資訊的刺激,只能從被譏笑多餘的西低側標以賭博的方式隨機挑選,從已經掛點的台文站努力吸取養份、認識新團,當然也沒有瘋狂下載這種好康。高中生總得努力存好幾個月的零用錢,用段考完的午後衝去唱片行換取幾片薄薄的西低,也因此總是能特別珍惜,就算沒那麼愛,也總要反覆多聽個幾次,確定自己是不是當天精神不好情緒不佳才會發生意外。萬一不小心買到像Grandaddy這樣的團,當然如獲珍寶開啟蒐集全套專輯的計劃(還記得蒐集的第一張是The Sophtware Slump,超級愛He's Simple, He's Dumb, He's the Pilot這首)。

從此著迷Jason Lytle有點俏皮又有點憂鬱的呢喃,輕跳跳感覺隨時會飄移到外太空去,中間值的小小感懷釋放出的絲絲溫柔太適合少女心。

 

還記得2006年Grandaddy發出解散宣言,其中一段是:「我們個性太奇怪、我們長的他媽的太醜陋、我們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孩、我們不是藝術學院畢業的學生!」,這句酸溜溜又有點俏皮的聲明(抱怨),背後隱藏著無法以音樂謀生的心酸,團員的毒品吸食問題,讓Grandaddy走向終點(而非以開除某幾位團員的方式延續團名)。

Grandaddy解散時,Jason Lytle曾說:「放心, 我會回來的」,他沒有違背承諾,之後Jason Lytle仍維持著演出,加入Earlimart的Ariana Murray和Aaron Espinoza,以及Grandaddy時期的老夥伴Aaron Burtch,在去年組成Admiral Radley,和以往多了些不同的味道,接著發行《I Heart California》這張專輯,I Heart California實在太有過去Grandaddy的風格,顫抖的嗓音、登登登叮叮叮的節奏和低傳真的氛圍再次擄獲已經不是少女的心,馬上和林生祥結合鍾理和的《大地書房》並列今年冬天(我)最期待的專輯之一。


接下來音樂部份的描述我就又變成文字殘障了,直接聽最實在,小白兔有三張888的三八優惠活動,但是Gregory and the Hawk不是我的菜,Crocodiles是還不錯很老搖滾但…。為了不讓舊事重演,買一下西低不知道有沒有用。


危機百科有短短介紹,但誰能告訴我為啥最上面要放創辦人吉米阿倍的帥照?危機百科中寫道,原本團名想要取Grandaddy和Earlimart的粽合(Grandimart or Earlidaddy),但紅酒下肚...。


專輯主打選這首超級有Grandaddy風格的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喚回老歌迷,這招有用!


這首好像沒收錄在專輯中,我喜歡,聽了很想搖屁股或變鐘擺


溫柔


可愛


新風味

 

延伸閱讀

滿是縐褶的加州陽光夢-Admiral Radley《I Heart California》,在馬桶上拉出一朵玫瑰花

Admiral Radley – I Heart Californiaitle No. Zero靜止的哀愁(靜止的哀愁)

放心 我會回來的 Grandaddy – Just Like the Fambly Cat,靜止的哀愁(Title No. Zer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咖咖 的頭像
愛咖咖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