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終於如願以償聽了radiohead,每一首跳躍、每一首耳熟的前奏都令我內心翻攪不已。

 

網路上好多人寫到,光看到團員們入場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來,對我來說,是小時候在畢業紀念冊斟酌寫上自己偶像的坦率與天真,還沒有幻滅的相信與崇拜尚未退卻的熱情。很難描述得完整,是那個從來不擔心自己詩意強說愁的文字會被說成是假文青的年代。

 

但是我沒有哭,眼淚早就流乾了,一個多月以來龐大的壓力,讓我容易被一句話、一個神諭的感召給弄得涕淚縱橫(是的,我連進土地公廟拜拜都想哭),驚訝自己的脆弱,以及對失敗的無力招架,但幸好終於,我還是進來了,沒有站在前面的位置,遠遠的,甚至看不清楚投影布幕上的人影,只是呼吸到相同的空氣,感受脆弱地板的震動與熱情人們的歡呼,降臨凡間一般,跟隨每一個節奏抖動。

 

我早就知道radiohead和我熱戀他們的那個時候很不一樣,那又怎樣?我還是可以在聽到LUCKY的前奏時全身起雞皮疙瘩,掛在嘴邊不出聲地跟著唱著:Pull me out of the aircrash Pull me out of the wake,在 LOTUS FLOWER時儘管看不到Thom Yorke的舞姿也能跟著一起擺動,在IDIOTEQUE時全身發顫想像自己領受自由的瘋癲,在EXIT MUSIC驚訝的歡呼(噢好想要PARANOID ANDROID)。

 

然後俗氣的感謝自己的人生。

全站熱搜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