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ch

後來仔細沈澱再閱讀一些討論文章後,覺得Chomsky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身為猶太人卻反猶太復興運動,這也是他被拿來和Said進行比較的地方,以民族主義為前提的國家意識型態,對自己所屬的種族發表批判性的言論經常是很嚴重的一件事,Chomsky認為以色列那塊土地長久以來本來就是阿拉伯人居住的地方,他親身赴巴勒斯坦參與當地難民的激烈抗爭甚至被扣上反猶太主義者(Anti-Semite)的帽子(藉《薩伊德》與《杭士基》評台灣統獨議題

最近在看張子午的《直到路的盡頭》提到在土耳其接受當地居民熱情的招待,但在討論到Orhan Pamuk的話題卻得到激烈的回應:「在異國的陌生人面前,土耳其人願意展現最美善的一面,這是他們最自豪的土地,當然希望來到這裡的外國人賓至如歸;但身為土耳其人,竟然批評自己的國家,這就不是愛國,不配當個土耳其人」

2005年2月Orhan Pamuk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出沒有人敢提起的種族屠殺問題,在土耳其得到「污辱土耳其國格的控訴」,好友記者Hrant Dink在伊斯坦堡街頭被槍殺。

張子午說:「對旅人的善意、對『自己人』的寬厚、對國情的熱愛、對異議者的欲除之後快-矛盾與衝突在這個國家的精神底層、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暗潮洶湧。」

Chomsky也曾遭受激進份子的恐怖生命威脅,他反對的恐怖暴力,也隨時可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再接著連結,這樣的後果也可能如同鄭大為事件一樣,不挺自己人的後果是失去了工作權,無關對錯的民族主義至上,是一件很諷刺的事。

平反鄭大為重建運動精神 連署書

地圖日記 Mr.Nothing
「這次的事件中,我心寒地發現原來台灣有許多人跟我們以前罵的韓國人一樣,因為過高的民族性激情而失去客觀與理智,甚至合理化了自己的醜陋。台灣的跆拳道協會要以此封殺鄭大為,實在也是讓人不敢恭維」

台灣時報 - 新聞區by張淑芬
「一位裁判(陳怡安的啟蒙教練)根據自己的專業,無懼政府高官與協會掌權者,甚至無懼成為全民公敵,這種民間專業自主性,無疑是民主社會珍貴的資產。」


yehmin-20091211221330.JPG



2008 08 10

昨天去中研院聽搶司機的演講。

對於搶司機的認識最初來自張春興阿公的心理學教科書提到的語言學習機制,聽完就忘了,再次聽到他的名字是欣宜和我說這位老兄寫了很多恐怖主義和911相關的書籍,欣宜那時候很熱中了解這些事情,因此她某年生日我曾經看中搶司機一本和911及恐怖主義相關的書要送她後來不了了之,我自己倒是從來沒看過,也是演講前幾天才知道他和Rage Against the Machine主唱曾有段對話影片(點這可看),80幾歲的阿公聽的搖滾樂跨越了60年代就讓人很激昂了,只知道他走左翼路線、批評美國政府,所以我完全是慕名前往。

 


sky


skyy
天氣很好

field
攜帶報名表才能進入會場,超過800個人報名,座無虛席還有人用站的



兩點半就到會場,一度以為自己是在等某場演唱會的表演,人多到要排隊,還有一個小時才開始耶!順利借到翻譯機,整個禮堂已經坐了7成的人了。

record

押證件借同步翻譯機


seat

會場


對搶司機的第一印象:他真的老了。

今天演講的主題是世界秩序的常與變(Contours of world order:continuities and changes)

搶司機從溫室效應由誰來負責開始講起,沒有意義的丹麥哥本哈根會議和紐約某個定期舉辦的會議,新興國家認為已開發國家受盡好處後要求節能減碳防礙剛起步國家的經濟發展,那麼雙輸互不退讓的結果便是世界一同走向毀滅。再到金融海嘯,受影響的是經理人還是納稅人,輸的永遠是勢力較小的普羅大眾。


接著從核武進入中東情勢的討論,以美國對伊朗軍事制裁開始,西方國家認為伊朗致力發展核武對世界安全是一大威脅,但在美國軍事報告中的檢討評估中,伊朗的軍事發展以防禦性為主,並無傷害性

這部份的可信度到底多高?搶司機說美國的軍事文件是人人可以閱讀,他之所以引用這項評估的主軸我想並不是替伊朗發展核武的正當性背書,而是指責美國以此為藉口進行軍事鎮壓。

搶司機認為,伊朗發展核武連帶擴大鄰近國家的影響力,於是美國打著安定世界的名號,其實是要天下國家「臣服」於我,這是美國的軍事基礎,美國所謂的穩定包括鴨霸的推翻智利民選政府,扶植聽命於自己的政權,造成智利的動盪不安,再以安定為由進行干涉。

真主黨和哈瑪斯之間的衝突也是如此,迦薩走廊和哈瑪斯的流血暴力亦然,美國的國際責任是照著我的話去做,你若想獨立便造成強權國家的威脅,他舉了亞當史密斯曾說過的話進入短暫的全球化討論:掌權者主宰世界,全球勞動力被跨國資本取代。

印度的貧富差距、南美和中國,資源擁護的爭奪戰不斷重複著,儘管他提了這些,最後卻說他對人類的未來仍是充滿希望。

這樣的結論在Q&A中有人提問,面對霸權勢力要怎麼才能進行內部結構性的改變?搶司機回答結構性的障礙只能透過民主來改變,我想這也是他對身為美國人自傲的地方,抨擊最用力的同時又說因為在美國他能夠說這些話,他說所謂的民主正是人民能夠決定未來,人類共同有一個追求的目標那就是使自己的生活更美好,而要讓政府重視人民的力量便從媒體開始(但媒體不經常被政府所控制?不知道美國是不是也一樣的狀況)改變來自動員的力量,沒有任何快速的魔法,他舉例玻利維亞的民主制度:2000年趕出世界銀行和跨國企業以避免水資源的私有化,2005年開始投入民主選自己的領袖、討論人民的議題。

也有人問到越戰和美軍出兵伊拉克的對照,搶司機兩度用教父來比喻美國的心態:你不服從我,我就讓你好看。這俱備示範的作用,拿伊拉克來殺雞儆猴以避免「反抗的病毒」蔓延。他認為現在歐巴馬希望能撤兵,但「一撤的話,他下次選舉就不用選了」。

最後有人問到台灣,這個親美帝的國家為何能夠如此成功的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搶司機先是很不客氣的說:台灣的問題是你們自己的問題,要由台灣自己來解決,回過頭他又舉例,當年國民黨政府進入高棉、印尼進行軍事鎮壓,是美國用國家機器執行恐怖主義最盡責的幫兇之一,因此美國能「容忍」台灣這樣的進步與發展,要再問下去時間到了只得就此打住。

他的有些論述讓我覺得太理想化,並且太空泛,好像去聽了一場內容自己本來就知道的演講,透過大師的口中講出,沒啥驚喜。

但是中研院編的豪華訪台專輯收錄了幾篇文章,我覺得還算有意思,他批評大學的教育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包括設定博士論文完成的年限,以及他認為所謂學術有成就的人,都是因為過去聽從指揮,不去質疑教育體制出現的問題而被試圖塑造自己的權威給塑造了。因為順從、聽話、接受並執行命令而爬到很高的位置,那些思想獨立表示反對意見的人,往往被冠上「行為問題」的標籤很早就被教育體系給踢除:「你不得不採取某種方法來對付他們,把他們送去看精神科、或者讓他們接受特殊教育、或者把他們踢出教室,最後他們只能販毒或是幹別的。事實上,整個教育系統滿是各種形式的濾網,只有順從和聽話的人才能通過。」包括職業也是如此。

成功成為受人尊敬的那些知識份子不會想要去顛覆權力結構,而是服從於現有的權力結構,或者至少保持中立,那些喜歡唱反調的人不會被稱為知識份子,而是瘋子。

我比較希望他能在中研院這樣充滿學術成功人士的殿堂上談談這樣的話語。




訪台專輯,這次的邀請是和北京大學一起合作

book


筆記

note


more

The Function of the University in a Time of Crisis online book

演講訊息,8/10清大也有一場

昨天的新聞稿已經出來了:杭士基:美國像教父 台灣是幫兇(聯合報)


那麼最後就來段RATM的經典名曲:Freedom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郁菁
  • 介紹一下書名!
    我也對這種事情很有興趣的說!
  • 書名有很多耶,你上網路書店搜尋"Noam Chomsky"台灣翻譯了不少本

    愛咖咖 於 2010/08/10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