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看到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到台北車站抗議的照片,看到不得不以激烈的、企圖臥軌的方式抗議覺得好難過,照程序來根本沒有人鳥,只好來硬的。一封一封向路過乘客的道歉信,卑微的捍衛自己的權益,但又有誰來向他們道歉?

於是等我有意識時,已在前往北車的路上,買了月台票和坐在地上的阿姨們小聊一下,一位阿姨像自己犯了錯,做了不好的示範般無奈的解釋:這不是好方法,這樣抗議是因為沒有別的辦法,不這樣政府不會理我們.....另一位阿姨說他們從八月六號就陸續輪流到台北來抗議,但是政府都不理,今天早上十點就到達台北車站,要讓政府聽到自己的心聲。阿姨娓娓訴說十六年的辛酸血淚,原本工作的工廠惡性倒閉,政府應該是協助發放他們本來就應該擁有的薪水、退休金、資遣費,現在竟然說當年那筆錢是用借的,要這些勞工們還錢。有沒有搞錯?要借也是借惡性倒閉的工廠吧?怎麼會是要勞工們還錢?


484580_4333431264362_929999496_n  

非典型勞動工作坊林子文:從關廠工人抗爭的歷史,可以看見這個國家,基本上不敢挑戰資本家,一方面給予各種租稅減免,當勞工生計出問題時,「握有公權力與工具的政府,卻又無能向資方追討!」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訴求有兩點:

1.停止一切法律追討行動

2.要求王如玄出面協商


吳永毅表示,這筆債務是15年前的政治決定,是當年政府為弭平抗爭,而以「貸款形式」推出的「代位求償」,歷屆勞委會官員都承諾不向工人討債。他說,這個逾期貸款,並不是像勞委會現在所說的:只是工人與銀行間的「民事糾紛」,政府理所當然應該「代位求償」,因此「貸款者」即使名下資產尚有能力償還,國家也不能用這個理由逼迫他們要還。



許多阿姨阿伯們年紀一大把,攤坐在地上,警察舉完牌警告集會未經申請沒多久,勞工代表回來報告,勞委會同意"暫時停止訴訟",離撤銷訴訟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費盡千辛萬苦,也只是被稍微摸一下頭而已.....有自救會的成員認為沒有撤銷臥軌行動必須繼續,抗爭的辛苦、疲倦,我只能向他們不斷的微笑說聲:辛苦了,加油!
























































關廠工人癱瘓台鐵 勞委會暫停訴訟,苦勞網

歷史債務不清 討債倒積極  關廠工人2天抗爭 勞委會不讓步,苦勞網

遣散費借了要還? 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討"老債",PNN公視新聞網

臥軌不是說說而已 誰逼的?,新頭殼

Posted by 愛咖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