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是一連串瑣碎的習俗。阿波過世隔天晚上,葬儀社的人教我們摺蓮花和元寶,因大堂妹摺太漂亮受到熱烈誇獎,激起我們比賽的意識!摺蓮花也是家庭代工的商品之一,摺得好一朵蓮花加底座可以賣到50塊。我們紛紛為彼此的蓮花訂定價格,在競爭中遊戲,連葬儀社的人對我們的沉默競爭都忍不住解釋道:摺蓮花最主要的用意,是聚合平常不易相見的親戚,聊天、分享彼此的近況,以及對往生者的思念。

 

聊到阿波對我們的好,大嬸嬸說剛結婚那年,阿波特地包了一包紅包,說要給她肚子裡的孩子,讓因為出嫁拿不到爸媽紅包的大嬸嬸好感動。媽媽說雖然生在傳統農家,但阿波並不是一個對禮俗斤斤計較的人,一切好說話。但是,在純樸的農村,喪禮卻變成一種透過繁複儀式表現孝心的,一種形式上的要求。

 

儀式上的孝最傷人。阿波住院不久,因開始食慾不振考慮是否用鼻胃管進食,鼻胃管是將一條細長的管子透過食道伸進胃,用罐頭樣的補給品向打針般打進管子,讓無法吞嚥的病人直接獲取養分,在進食前要先抽管,確認食物是否消化完畢,以避免進食時反胃嘔吐造成危險。媽媽打電話來叫我上網查查,說阿共堅決不讓阿波插鼻胃管,她也搞不清楚,想先了解看看。上網一查,醫療體系大多說無害,不像氣切一樣是侵入性治療,但另外查了病人的親身體驗,卻是插入的痛苦難以忍受,而因為難以忍受,病人往往會企圖拔掉鼻胃管,造成食道的二次傷害,更或者為了防止病人拔掉,而綑綁病人全身。除非不得已,盡量不用鼻胃管,可以用喝的,打糊喝粥也好。最後因為阿共的堅持,阿波一直到連喝水都無力時,才開始使用鼻胃管。

 

但這些細節與討論,很容易被忽略,又或者是急救該到什麼程度?是以病人為大還是形式上怕被人說話重要?

 

我自己的爸媽還有兩位叔叔都有脊椎骨刺,無法久站,一個多禮拜下來一個一個病倒,媽媽的骨刺更是復發到無法抬起手。那麼,這樣就是孝?為了表現孝順,而讓自己身體無法承受?

 

我一直認為,喪禮的儀式是要讓在世的親人,在這樣的過程中接受摯愛的離去,在誦經、摺紙、燒香的儀式中,向死者道別、傾訴思念,過與不及,都不是。

**********

阿波小時候家境不好被送養,但送養的家庭對她很壞(不清楚細節,只知道常常被打),於是阿波逃回原本的家庭。和我阿共結婚後,因為很窮,日子過得也很苦,阿波的二弟看著姊姊受苦很想幫助,但卻自顧不暇也無能為力。正因為日子過得苦,種田、當工友、去工廠上班、做家庭手工,阿共和阿波再忙也要孩子透過教育改變階級,也終於讓生活有所改變。

 

阿波過逝隔天,阿波的弟弟來弔唁,在靈堂旁的爸爸、叔叔、大姑姑和我趕緊出門去跪著見舅公,身為長子的爸爸口中念著孩兒不孝。母喪,接舅、妗,曰接外家,即門前擺香案,孝眷匍匐哀哭跪接,外家即掀起桌帷,以示責備之意。(台灣大百科全書--哭頭路)

 

在這之前葬儀社的人便交待不能給舅舅扶,但我和大姑姑沒接到這個訊息,都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

 




經過喪家,請神明幫忙洗淨身上的穢氣



雖出自善意,但也因為親友的壓力,摺蓮花變成沉重的負擔。早七晚七,還有出殯時的108朵讓我們日日夜夜都在趕工,甚至因此得以比較各地不同蓮花紙的價格和花色:

台北市代表:我妹,一包60,花樣簡陋

新北市代表:我,靠韋哥魅力標價60變50

台南市代表:小嬸嬸,一包60但據說紙質最佳

新竹縣代表:小叔叔,一包70不知道貴在哪裡

台中市代表:我媽

 

 

蓮花的紙分好幾種,大小不同、種類不同,給往生者的、用來祭拜祖先、往生者和鬼靈的大悲咒紙,以及迴向冤親債主的往生紙(宏豫金紙專賣店)

  



很多七

「頭七」:由孤哀子負責準備祭品
「三七」由出嫁的女兒負責
「五七」外家七


各地方、各族群作的七都有所不同,客家人與閩南人的習俗也有差異(
關於喪禮的一些習俗)



頭七,這天阿波會回來,我們恭請法師帶領家族誦經念佛迴向


十一點過後燒紙錢




家人圍成一圈,給阿波的錢才不會被孤魂野鬼A走


「家屬圍成一圈,在圈內焚燒紙錢『庫銀』給死者。台灣民間信仰,人轉世之前,都曾向地府商借一定數額的『庫銀』花用,死後必須返還陰間。且多燒一些,也可供應死者其他的消費。」(微基百科)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echo
  • 你記的好詳細阿!!
    我那個時候只有在場內拍照,大部分的時間都還是跟著大家念經,
    其實如果可以,真的應該像你們這樣,每一件事都記錄下來
    當初我拍照 還被一些朋友說我幹嘛拍照 不禮貌之類的
    殊不知 是我那群開明的長被舅舅們 要我拍的
    因為這是關於他們與父親的最後一件事
    是個記錄
    我很贊成這樣的想法
    不管是真的對往生者有幫助 或是在世者的自我安慰
    都沒有關係

    我們的所作所為 都是出自於愛
  • 說的好!!!
    我也是被長輩找來做紀錄的~~
    不過大部份時間也是一起頌經啦

    愛咖咖 於 2011/10/02 14:50 回覆

  • 雅倫
  • 就算過了五年,我對媽媽葬禮的一切細節到現在閉上眼睛都還是能夠鉅細靡遺的想起來,甚至是每個人的對白,表情、氛圍等等。只是葬禮是一個表演儀式,我覺得自己被迫在裡面進行著表演,甚至連哭這件事都不由自主....我常在想,為什麼「我媽媽」的葬禮,我們卻無法用我們或她可能會喜歡的方式進行呢?(偷偷潛水好久了...現在才浮起來打招呼。)
  • 我喜歡你的留言!!!!!!!!!!!!!!!
    葬禮真的是個表演儀式,形式上的那些孝順只是做給人看
    真正對親人的愛並不是這些能表現出來的
    而最令人每送的是,經常有長輩選了自己喜歡的離開方式,
    卻有些晚輩怕被說話而得用傳統別人看起來才是孝順的方式進行
    這也是台灣喪禮最令人詬病的地方

    愛咖咖 於 2011/10/03 20:51 回覆

  • 雅倫
  •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把自己經歷過的四場葬禮好好的寫成文本,不過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面對處理這一區塊。對我來說,葬禮真是荒謬透了的舞台,如果把自己抽離出來看,也真的很有趣。

  • 以前作為旁觀
    也只是看著無法理解何以如此
    現在深陷其中
    很期待有人能把這種荒謬寫出來!

    愛咖咖 於 2011/10/04 16:54 回覆

  • 雅倫
  • 哈,我真的寫出來的話,會記得跟你分享的。
    不過,我現在得承認,我還無法面對呢。
  •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勉強
    太勉強反而又會顯得矯情哩:)

    愛咖咖 於 2011/10/05 18: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