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小朋友經過辦公室,大聲向我宣布:咖咖老師,我們兩個是同性戀。宣布的小朋友非常開心、是一個個性大辣辣,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女生(我也不止一次在遇到他時向他表示我對他個性上的欣賞),另一個小朋友則是非常害羞,努力想要澄清他們只是在同一個圈圈(被分在同一個小團體活動)。

於是我忍不住把他們找過來,問知不知道同性戀是什麼意思?兩人說不出來,還一副大難臨頭的表情。向他們解釋:同性戀指的就是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現在的台灣對於喜歡同性別的人接受度還沒有很高,所以同性戀的生活比其他人辛苦喔!我們可以很認真地看待這件事。

下午再遇到小朋友竟然還是覺得剛剛被我罵,於是我再解釋了一次:喜歡同性別的人是同性戀、喜歡不同性別的人是異性戀,就像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男生一樣,但也有些人喜歡同性別的人,也喜歡不同性別的人,這叫雙性戀。

小朋友懵懂卻又恍然大悟的表情,說他以前不知道有這些。

那你現在知道了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你比別人多認識同性戀、異性戀和雙性戀耶(搭配你賺到了的表情),於是小朋友便歡天喜地的離開了。


其實我還是不知道怎麼說最完整又政治正確,對小朋友而言,老師如果很認真在說事情,通常都不會是什麼好事,如何輕描淡寫又能令人印象深刻是我的課題。

 

這是幾天前紀錄的一段話,一個對現在的老師而言仍是相當敏感的一段話題,我知道打出來如果我爸有在看,他一定會有意見,但是我們平日不會直接溝通討論,我就是要強迫他看見,知道我的心裡在想什麼,我也知道這件事"對他而言"事關我的未來,他很有可能忍不下去想和我說些什麼。

 

果不其然,昨天接到我爸的電話

 

咖爸:在幹什麼呀?

:吃飯~

爸:(停頓了一下,好像在想該怎麼說才好)我說你啊,在網路上寫那個什麼同性戀,寫錯了喔

咖咖:喔?哪裡錯?

爸:同性戀不是喜歡就是,要情意的對象是同性別,是情意,你寫喜歡人家會誤會你教錯

(背景傳來我媽的聲音:講情意小學生哪聽得懂?喜歡是一樣的意思啦)

咖咖:講喜歡沒有錯啊,本來就是喜歡

爸:這個有正解的,你要改成情意,有固定說法的啦

咖咖:那正好和你說,那個觀念要改了,現在只要是喜歡就是

咖爸:阿?蛤?喔?那你晚餐吃什麼?(非常劇烈的轉折)

咖咖:在外面隨便吃啊

爸:不要一天到晚在外面吃,對身體不好啦

(這句話的前提是我爸上禮拜才因為我媽幫我買菜要讓我回家煮,我爸氣呼呼的說我哪有美國時間自己煮菜,時間要拿來用功念書用)

(於是背景傳來我媽的狂笑聲:阿你不是不准人家自己煮,又不要人家出去吃?那是要吃什麼?)

 

咖咖:對啊你不是不准我自己煮

咖爸:不是啦,我是叫你不要吃油炸的啦(第二次轉折)

咖咖:-__-可是我又沒有吃油炸的東西(正在吃韓式小火鍋)

爸:喔,好,我是說以防萬一嘛

咖咖:那你們星期六要來找我喔(受不了第三次轉折,然後句點。)

 

這段話就在一陣慌亂中結束了。但是這裡面包含了我爸觀念的保守,他的教育理念和我是天差地遠南轅北轍,但同時又有我爸對我的擔心和關愛,我非常清楚他口中的情意其實是發生性行為,但他對女兒說不出這幾個字,太害羞了放棄溝通只好轉移話題,卻又亂選了一個讓自己自打嘴巴。這個感覺很複雜,儘管很多時候對於理念的差異會感到憤怒,但更多時候感受這種無與論比的父愛,是甜蜜,是雙向的,甜蜜的負荷。

創作者介紹

all of them are whispering at my soul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