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有一段時間很喜歡濁水溪公社,應該說那時候對於這種很惡搞的音樂都覺得非常有趣,那時候對我來說台北好遠,不是輕易能夠到達的地方,許多表演活動都只能在台中上網期盼羨慕,甚至連台中的表演活動都是被禁止進入的。

 

1999年濁水溪公社發行了台客的復仇這張專輯,要在當時的聖界開記者會,剛好那一天我們全家人要上台北歷史博物館看某個展覽,印象中是冬天吧,看完展覽我問爸爸可不可以去聖界看濁水溪公社,爸爸臉很臭的說不行,媽媽因為之前和我去聖界聽了閃靈的關係,對於灑冥紙和昏暗潮濕的地下室有非常不好的印象,因此也當場否決我的小小哀求,對當時的我來說,搖滾樂是我的神,怎麼可以這樣讓我拒絕接觸我的神,因此就透過飛快的步伐衝進不熟悉的台北捷運,把爸媽甩掉跑去聖界了。

 

沒想到濁水溪新專輯發表人來這麼少,不,是根本沒有人啊!我用顫抖的聲音問小柯說我是來自台中某某校刊社的編輯,請問可不可以接受我的訪問,其實我根本什麼都沒有準備,也只聽聞濁水溪在228公園表演的幾場事蹟(當時也沒有Youtube可以看),但直覺這是我能接觸濁水溪(=神?)的最好藉口,小柯親切的答應了我的要求。

 

(後來才在爛頭殼看到當天左派失蹤)

 

後來這一場好像是從此左派和濁水溪分道揚鑣的一個起始點。

 

就在開始要訪問的時候,爸爸和媽媽怒氣沖沖的走進聖界,根本就是快哭出來的我就在小柯一臉尷尬的狀況下被帶走了,在過馬路的時候還因為太緊張把相機摔在地上,裡面我和小柯的合照就在太陽的親吻下消失在這個世界。

 

不記得以前有沒有在網路上提起這件事(應該有吧),只是因為明天要去聽小地方演唱會最終場想起了這件事。上台北以後我聽過很多次的濁水溪現場表演,也聽聞非常多沒有左派的濁水溪公社已經變了之類的種種話語,我也還記得當年濁水溪公社在台中廢人party表演時,我佯裝要去念書不小心被同學的媽媽揭穿導致不得其門而入的遺憾和悲傷,而那真的是有機會見到左派和濁水溪的最後一場表演。

 

我反覆聽著濁水溪公社的台客的復仇這張專輯,回想高中剩下的日子反覆聆聽她們的專輯,驚訝於濁水溪的歌和他們現場行動的激烈竟有如此大的落差,高中生活彷彿又歷歷在目。

 

然後我又想著在課堂上關於反叛的討論,擁有了自由後,該對誰反叛?

 

收錄在吳晟概念專輯的雨季

 

 

雨季



 


演唱--濁水溪公社

作詞:吳晟
曲、改編詞--濁水溪公社

噗一支薰
燒酒嘛來一罐
裀娘咧 即款天氣

開講開講
這期要簽幾號
裀娘咧 即款ㄟ日子

怨嘆三聲 工錢罔算款麥
裀娘咧 即款人生

想東想西 愛人走逗去
裀娘咧 總是愛活落──
愛活落去 ──嘛愛活────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噗一支薰
燒酒嘛來一罐
裀娘咧 即款天氣

開講開講
這期要簽幾號
裀娘咧 即款ㄟ日子

怨嘆三聲 工錢罔算款麥
裀娘咧 即款人生

想東想西 愛人走逗去
裀娘咧 總是愛活落──
愛活落去 ──嘛愛活────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滿天烏雲 心頭鬱卒
該來毋來 偏偏即陣
嘩拉嘩拉無情大雨落袂煞

中文原詩:
抽抽煙吧
喝喝燒酒吧
伊娘──這款天氣

開講開講吧
逗逗別人家的小娘兒吧
伊娘──這款日子

發發牢騷罵罵人吧
盤算盤算工錢和物價吧
伊娘──這款人生

該來不來,不該來
偏偏下個沒完的雨
要怎麼嘩啦就怎麼嘩啦吧
伊娘──總是要活下去

 

PS原來但唐謨是以前的bass手耶!

    全站熱搜

    愛咖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